连接高血压和动脉粥样硬化的桥梁是什么?

答者:李建军 

fiogf49gjkf0d
fiogf49gjkf0d
fiogf49gjkf0d
fiogf49gjkf0d
    答:尽管动脉粥样硬化和高血压都被认为是遗传、环境和代谢等多因素作用的疾病,但我们目前的知识尚不能把高血压和动脉粥样硬化联系起来。而且,众所周知,高血压是动脉粥样硬化最重要的危险因子之一,但它对早期动脉粥样硬化的作用尚不完全清楚。
    血管壁的慢性炎症是动脉粥样硬化的特征。流行病学、实验室和临床研究证据表明: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不仅通过升高血压,而且通过对动脉壁的多种直接作用来促进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由血管紧张素II激活的氧化应激反应是这一过程的关键步骤。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高血压时,血管活性肽如血管紧张素和内皮素-1,通过炎症机制促进和加速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与发展。血管紧张素II通过刺激血管外膜、平滑肌细胞和内皮的NADPH/NADH氧化酶导致内皮功能失调、细胞增殖和炎症以及内皮素-1、黏附分子、核因子-κB(NF-κB)及其他炎症介质的上调; 一氧化氮(NO)降解加速和一氧化氮合酶(NOS)的脱偶联反应;促进血管疾病进展和粥样硬化形成。而IκB/NF-κB系统被认为是细胞内主要的炎症反应信号通路,介导大部分血管炎症反应。人体和动物实验研究表明,在心脏和肾脏大传输血管和小动脉,血管紧张素II都显示出明显促炎作用。血管紧张素II受体参与炎症反应,血管紧张素II和NO在介导血管炎症中的相互作用也已经被证实。
    血管紧张素II也与冠状动脉事件(斑块破裂)相关。已证明白细胞介素-6(IL-6)和其他细胞因子在血管平滑肌细胞的表达,可引起单核细胞聚集,后者释放一些酶类,如胶原酶、明胶酶等,导致斑块不稳定。因而,炎症在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不稳定和血管事件的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血管紧张素II能刺激IL-6在血管平滑肌细胞和人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表达,这一作用是由NF-κB的活化所介导。NF-κB是IL-6等细胞因子表达所必需的促炎因子。NF-κB的活化也增加不同细胞黏附分子的表达,如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VCAM-1)和细胞间黏附分子-1(ICAM-1),他们参与单核细胞的聚集,这一作用能被血管紧张素II受体阻断剂(ARB)所抑制。如在一项研究中,高血压转基因大鼠分别给予洛沙坦(10mg/kg/d),肼苯达嗪(3mg/kg/d)和盐水处理12天。两种药物治疗均能减少胸主动脉内皮细胞的损伤,但只有洛沙坦减少循环中活化的单核细胞数量和单核细胞与内皮细胞的黏附。ARB的这些效应独立于血压的改变。
    此外,有关内皮素-1作为血管壁慢性炎症的又一重要介质的研究也取得了新进展,内皮素-1与血管紧张素II在血管炎症中的关系也得到了阐明。这意味着炎症机制是包括动脉粥样硬化在内的高血压相关心血管疾病的病理生理过程的重要参与者。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