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性高血压(RHTN)的药物治疗

答者:陈璘 

fiogf49gjkf0d
fiogf49gjkf0d
fiogf49gjkf0d
    方案1:增强利尿
    首先应判断患者是否需要更高剂量的利尿药治疗。下列临床和生化证据常常需更有力的利尿治疗:①高钠摄入。②肥胖、水肿。持续存在水肿是高容量负荷的指标,但须考虑其他原因的水肿,如静脉曲张和CCB。无水肿不排除高容量。③血浆肾素活性(PRA)。高容量负荷抑制PRA,服用利尿药又有低PRA(PRAI<0.7ng/mL/h)提示有持续性的高容量。但低PRA需排除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④ACEI或ARB能刺激RA分泌,使用时仍出现低PRA提示高容量负荷。⑤利尿药联合β受体阻滞剂的患者,高水平PRA不宜增加利尿。⑥其他生化指标,如升高的血肌酐、尿素氮、尿酸水平,不宜增强利尿,如无升高则需加大。
    方案:①氢氯噻嗪(HCTZ)剂量可增加或由氯噻酮代替HCTZ。同时监测血钾水平。②维持25mg的HCTZ,同时加用保钾利尿药,减少低钾血症。如欠佳,其中之一或两者的剂量都可增加。③肾功能减退的患者,噻嗪类需被袢利尿剂取代,如呋塞米(furosemide),torsemide,bumetanide。许多人将GFR< 30 cc/ min作为使用袢利尿剂的指征。呋塞米20mgBid比Qd更有效,但患者很难坚持。据报道, torsemide比呋塞米的持续作用时间稍长,且更有效。有些晚期肾功能不全的RHTN可能需要袢利尿剂和噻嗪类利尿剂的有力联合用药。严重肾衰患者保钾利尿药为相对禁忌,但对利尿剂引起低钾血症可低剂量加用。④肾衰患者积极的利尿方案在降低血压的同时常增加血清肌酐,很多人只因肌酐的升高而减少利尿剂剂量是错误的。肌酐升高<25%,仍可使用利尿剂。⑤保钾利尿药在RHTN的管理中越来越受到关注。螺内酯是盐皮质激素受体拮抗剂,其治疗RHTN的效果已经被反复证明。无法耐受螺内酯的患者可选择依普利酮eplerenone和阿米洛利amiloride。依普利酮对盐皮质激素受体的作用更具特异性,致男性乳房发育和性功能障碍的可能性更低。
    方案2:加用针对SNS机制介导(神经源性)高血压的药物
    有证据表明针对SNS的治疗可能是治疗RHTN的重要手段。下列临床特征可考虑加用抗SNS治疗:①嗜酒、急性脑梗塞、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等。②阵发性高血压(假性嗜铬细胞癌),血压阵发性升高,不稳定性高血压。③足量的ACEI/利尿剂或ARB/利尿剂联合用药无效。④无法解释的RHTN。⑤精神紧张、生气和焦虑可导致高血压发展,但有争议。
    现有拮抗SNS介导的药物:β受体阻滞剂、α受体阻滞剂、可乐定、利血平、咪达唑啉midazoline受体激动剂(利美尼定rilmenidine,莫索尼定moxonidine)。中枢性α受体激动剂(可乐定clonidine)因副作用而很少使用,利血平几乎不使用。我们将要讨论的是β受体阻滞剂、α受体和α受体阻滞剂复合制剂。
    血压的反应性很大程度取决于β受体介导的心率增快及心输出量增加,也取决于α受体介导的外周阻力增加。为了减少血压反应性,两方面的效应都应该阻断。β受体阻滞剂适用于治疗心跳增快和心输出量增加高动力性的患者。β受体和α受体阻滞剂的复合制剂能够更好的拮抗SNS激动的升压作用,其联用降压效果比已认知的要更强有力,且相对α受体阻滞剂更易耐受其副作用。此外,两者联用在左心室肥厚转归的获益上比β受体阻滞剂单药更好。
    目前β受体和α受体阻滞剂的复合制剂(拉贝洛尔labetalol联合卡维地洛carvedilol)因细胞色素P450介导的首过肝代谢使其生物利用度低而多变。但,阿替洛尔atenolol或倍他索洛尔betaxolol不存在大量的首过肝代谢,与α受体阻滞剂(多沙唑嗪doxazosin或特拉唑嗪terazosin)联用的研究,相比ACEI联合利尿药方案,其优越的降压效果已不断的得到证明。
    上述方案仍需更多的研究:(1)对钠/容量或SNS机制用药的临床证据进行评估。(2)进一步认识RHTN中神经源性高血压(交感神经介导)的地位,(3)进一步认识尚未广泛应用的β和α受体阻滞剂复合制剂的有效性,(4)药物的药代动力学及剂量。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