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性充气加压和新型敷料联合应用在治疗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中的临床疗效分析

作者:刘金玲[1] 林少芒[2] 李强[2] 
单位: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1]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2]

摘要 目的 探讨间歇性充气加压和新型敷料联合应用治疗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的临床疗效。

方法 69例(79条患肢)慢性下肢静脉性溃疡的患者随机地分为两组,治疗组用间歇性充气加压和新型敷料治疗,对照组用传统方法治疗。

结果 治疗30天后,治疗组治愈率和显效率分别为91.43% 和100%,对照组为70.59%和 94.11%。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间歇性充气加压和新型敷料联合应用对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疗效可靠,值得临床广泛推广和应用。

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chronic venous ulcer of lower extremities)患者多病程长,溃疡反复发作,久治不愈,给患者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其治疗所采用的传统治疗方法效果一般。本院血管外科自2007年6月至2008年12月收治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患者69例(79条患肢),术后配合使用间歇性充气加压(intermittent pneumatic compression,IPC)和新型敷料综合治疗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疗效满意。现报告如下:

1临床资料

1.1一般资料  

我院自2007年6月至2008年12月收治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患者共69例(79条患肢),其中男48例,女21例,年龄26-78岁,平均年龄55.2岁,慢性静脉功能不全(chronic venous insufficiency,CVI)病程15-30年,所有溃疡为活动性,C5/32例, C6/37例),溃疡病程1-6年,溃疡大小2.5-5cm,平均(3.2±0.5cm)。患者均有下肢沉重、酸胀感及明显迂曲成团的曲张浅静脉,伴疼痛及静脉性跛行,患肢出现皮肤色素沉着,湿疹样改变和慢性活动性溃疡。入院患者均行彩色多普勒超声或下肢静脉顺行造影检查,确诊下肢静脉功能不全(包括原发性和继发性);同时检查踝肱指数(ABI),均﹥0.8 ,检测患者血糖均在正常范围。

  随机对照原则分为两组,①对照组34例(40条患肢),男性21例(29条患肢),女性13例(11条患肢),年龄28~78岁,平均年龄约56.7岁.②治疗组35例(39条患肢),男性22例(24条患肢),女性13例(15条患肢),年龄26~78岁,平均年龄约53.4岁。两组应用SPSS13.0统计软件对年龄、性别经统计学检验,无显著性差异(P<0.05)。

1.2治疗方法

1.2.1传统治疗方法 

 对溃疡创面进行清创,创面有感染时用 3% 双氧水、等渗盐水冲洗,外敷雷夫诺尔纱条( 创面水肿者用3%盐水纱条湿敷) ,每日换药 1 ~2次。待创面感染控制后,根据创面局部予生肌膏、紫草油膏等外敷,再以凡士林纱布覆盖在上面,外敷无菌干纱布并固定,每天换药 1次。同时结合手术,患肢应用腔镜下交通支静脉结扎术(SEPS)对曲张交通支静脉进行分离、烧灼、切断;大隐静脉射频闭合及曲张静脉Trivex微创旋切技术,对患肢大隐静脉主干闭合,小腿曲张静脉微创旋切清除;合并深静脉瓣膜关闭不全,行瓣膜修补术[1]。术后给予抬高患肢300、穿弹力袜、抗感染等治疗。

1.2.2间歇性充气加压和新型敷料综合治疗

病人患肢除上述的手术治疗外,同时给予患肢间歇性充气加压治疗。采用韩国Lympha一Tron(DL一1200)型空气波压力治疗仪,设置压缩式充气治疗模式,依据患者下肢水肿情况设置压力为60mmHg一120mmHg,时间15—30min,对患者进行充气治疗。每日中午、下午各一次,10次为一疗程,至少2个疗程。术后同样给予抬高患肢300、穿弹力袜、抗感染等治疗。对溃疡创面的处理,首先进行清创,创面有感染时先用双氧水冲洗,待伤口感染控制后改用0.9%生理盐水冲洗及清洗,避免用刺激性冲洗液清洗及擦拭。用0.9%生理盐水彻底清洗创面,然后根据创面的局部评估情况,使用新型敷料。伤口过干选用含水份多的敷料(如清创胶、水凝胶等),伤口过湿应选用吸水的敷料(如海藻敷料、海棉敷料等),通过正确选择使用新型的保湿敷料为创面愈合提供良好的环境。患肢无破溃的皮肤表面每天给予涂上鱼肝油软膏,改善皮肤的干裂。

治疗结果

以治疗30天为期限,疗效判断:①治愈:溃疡愈合;②显效:溃疡面缩小 1 cm;③无效:溃疡面无变化。结果见表1。

表1:治疗组和对照组的疗效比较

          患肢条数  治愈  显效 无效 治愈率 显效率

  对照组       34    24   8   2  70.59%  94.1%

治疗组       35    32   3   0  91.43%  100%

   由上表可以看出,治疗组治愈率和显效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应用SPSS13.0统计软件对上述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运用Fisher确切概率法,P﹤0.05,说明两组间差异有明显的统计学意义。

3讨论

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的病因及病理生理:下肢深静脉瓣膜功能不全及重要交通支瓣膜功能不全导致静脉血返流,使下肢静脉压增高,从而引起毛细血管扩张,通透性增加,血浆、血浆蛋白及红细胞漏出增多,远端肢体淤血、组织缺氧,发生皮肤营养障碍[2]。临床表现为下肢水肿、皮肤色素沉着,创面有大量的渗出物,伴随有臭味的脱落坏死组织,皮肤周围呈湿疹样变等。

现代伤口护理的观点是保持清洁,湿润伤口。现代伤口敷料的特点已远远超出只覆盖创面与防止伤口再感染的作用。它要求敷料本身具有保湿、保温及可吸收性,可直接或间接促进肉芽组织生长与再上皮化,还可促进伤口的自溶性清创,增加病人的舒适感,加速伤口愈合。上述各类新型敷料即具有现代伤口敷料的特点。它们的优点是根据伤口愈合的不同阶段使用不同的敷料,为创面愈合提供了最佳环境。在伤口清创期,它们利于组织水合,加速黑痂及黄色坏死组织的分解与吸收;在肉芽组织形成期,它们可促进各种生长因子释放,加速红色肉芽组织的生长;在上皮化期,可加快表皮细胞在湿润环境里移行的速度。同时,它们还有减少痂皮形成、减少创面损伤和疼痛、阻止微生物的侵入、降低伤口感染等作用。

临床研究[3]已证明了内镜筋膜下行交通支静脉结扎可缓解下肢静脉疾病的有关症状,大大提高肢体血液流变学指标,促进长期静脉性溃疡的愈合。我们采用韩国Lympha一Tron(DL一1200)型空气波压力治疗仪,压缩模式与静脉回流方向一致。每次循环从远端由单腔增至12腔,同时充气加压,维持远端压力60mmHg-120mmHg,此值远大于毛细血管平均有效流体静压(23.5 mmHg)及静脉端有效流体静压(18.5 mmHg),故有利于组织间液体从静脉回收。通过间歇性施加空气压力挤压,有效促进静脉回流及淋巴液回流,迅速减轻下肢水肿[4],由于血液供应的改善同时也改善了局部组织和皮肤的营养状态,因此缩短了溃疡愈合的时间。1962年 Georges D.Wingter提出了创伤湿性治疗理论[5],证实了上皮细胞必须在润湿的环境下才能快速增长,同时处理慢性伤口首先要全面评估与伤口有关的因素。在伤口处理过程中,要先要把坏死的组织清除,减低其感染机会,予0.9%生理盐水清洗伤口,现已证实所有表面消毒剂如聚烯吡酮碘(Povidonciodine)以及双氧水(Hydrogen Peroxide)都具有细胞毒作用[6],0.9%生理盐水是唯一已被证实的最安全的伤口清洁溶液[7]。然后根椐伤口情况正确选择保湿性敷料,以促进伤口愈合。在操作过程中,不要人为地损伤新生的肉芽组织。

 从临床治疗效果上看,术后配合使用间歇性充气加压和新型敷料综合治疗明显提高了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的治愈率和有效率,使下肢慢性静脉性溃疡的治疗效果更加显著。这种综合性的治疗方法值得临床广泛推广和应用。


    2013/10/29 22:56:16     访问数:954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