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生命质量与社会支持的关系

作者:马丽娜[1] 
单位: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1]
   【摘要】目的 了解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生命质量与社会支持的关系。方法对73例老年高血压患者进行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HAMD)的测定,并进行生量表及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的测定,分析生命质量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结果 高血压合并抑郁组生命质量(PF 68.4±20.1 vs 87.3±19.0, RP 55.4±24.1 VS 77.3±26.7, BP 54.4±19.3 vs 80.2±20.1, GH 45.1±19.2 vs 58.3±17.1, VT 60.3±26.4 vs 71.3±27.4, SF 60.4± 30.2 vs 84.3±37.3, RE 63.5±35.4 vs 83.2±37.6, MH 64.6±20.1 vs 75.9±19.9, SF-36 69.0±20.3 vs 77.2±23.9)及社会支持(客观支持 6.78±2.02 vs 8.50±2.61, 主观支持20.12±3.41 vs 22.19±4.02, 社会支持总分 32.70±7.72 vs 37.10±8.81)较对照组明显降低(P<0.01),社会支持与生命质量呈正相关(r=0.542, P<0.01)。结论 应加强对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的社会支持功能,以提高生命质量。
   【关键词】高血压;抑郁;老年人;生命质量;社会支持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quality of life and social support of the elderly hypertension with depression
   MA Li-na, LI Yun, Feng Ming. Xuanwu Hospital, Capital 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 Beijing 100053, China
   【Abstract】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quality of life and social support of the elderly hypertension with depression. Methods Atotal of 73 elderly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screened with HAMD were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quality of life and social support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Compared with the normal control group, the quality of life (PF 68.4±20.1 vs 87.3±19.0, RP 55.4±24.1 VS 77.3±26.7, BP 54.4±19.3 vs 80.2±20.1, GH 45.1±19.2 vs 58.3±17.1, VT 60.3±26.4 vs 71.3±27.4, SF 60.4± 30.2 vs 84.3±37.3, RE 63.5±35.4 vs 83.2±37.6, MH 64.6±20.1 vs 75.9±19.9, SF-36 69.0±20.3 vs 77.2±23.9)and social support (objective support 6.78±2.02 vs 8.50±2.61, subjective support 20.12±3.41 vs 22.19±4.02, total score 32.70±7.72 vs 37.10±8.81) in the group of elderly hypertensive patients with depression had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r=0.542, P<0.01). Conclusion The social support of the elderly hypertensive patients with depression should be strengthened so as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Key words】Hypertension; Depression; Elderly; Quality of life; Social support
   高血压病是严重危害老年人健康的一种慢性疾病,抑郁症是心境障碍最常见的一种,抑郁降低了高血压患者的生活质量[1],而社会支持在抑郁症的发生、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2],研究发现较差的社会支持状况是不良心脏事件的重要危险因素[3]。然而目前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社会支持与生命质量的关系的研究相对较少,本研究旨在探讨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生命质量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
1资料与方法
1.1研究样本
   在2008年8月-2009年10月我院内科住院年龄≥60岁的老年人,随机抽取高血压患者73例,男43例,女30例,年龄60-83岁,平均(67.21±9.27)岁,进行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的测定,高血压合并抑郁组28例,无抑郁组45例(对照组),两组间性别、年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
   纳入标准:年龄≥60岁的原发性高血压患者。排除标准继发性高血压、恶性肿瘤、近期急性感染、半年内外伤及手术史、严重心肝肾功能不全、脑血管病、痴呆、帕金森病、突发家庭变故、精神疾病家族史、文盲、服用精神药物及不能配合者。
1.2研究方法
   所有研究对象在入院后非同日进行血压的测量,并且进行心理学量表的检测。血压测量为坐位休息5min后测量右上臂血压,收缩压、舒张压分别为Karotkoff第一、第五音为记录值。高血压诊断标准按照2005年《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即收缩压≥140mmHg和(或)舒张压≥90mmHg,或已确诊高血压并接受治疗者。排除继发性高血压。
   神经心理学检测采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Hamilton Depression,HAMD),由经过培训的两名评定者对患者进行HAMD联合检查,一般采用交谈与观察的方法,检查结束后,两名评定者分别独立评分。HAMD总分能较好地反映病情严重程度的指标,即病情越轻,总分越低;病情越重,总分越高。总分<7分:正常;总分7-17分:可能有抑郁症;总分17-24分肯定有抑郁症;总分>24分:重度抑郁。
   抑郁诊断标准:近3个月内临床表现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3)中抑郁症诊断,并经神经科主治医师明确诊断,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HAMD)>17分。排除因疾病、生活事件、治疗或药物滥用等所致的继发性抑郁症。
   生命质量采用SF-36量表对调查对象进行评定,该量表含36个单项,包括生理功能(PF)、生理机能(RP)、躯体疼痛(BP)、总体健康(GH)、活力(VT)、社会功能(SF)、情感职能(RE)和心理健康(MH)8个维度,共88个因子组成,每因子的最低分值为36分,最高分值为150分,总分为转换后的各因子分之和。分值越高,提示生命质量越好;反之,提示生命质量越差。
   社会支持采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SRS),SSRS共10个条目,包括客观支持(3项)、主观支持(4项)以及社会支持利用度(3项)等3个维度。总得分和各分量表得分越高表明得到的社会支持越多。
1.3统计学方法
   数据分析采用SPSS 11.5统计软件包,计量资料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组间比较应用卡方检验,生命质量与社会支持度的相关性分析应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P值取双侧,P<0.05为有统计学差异,P<0.01为有显著统计学差异。
2结果
2.1两组间生命质量各维度及总分比较
   73例高血压老年人中抑郁患者28例,发生率为38.36%。高血压合并抑郁组在生命质量的生理功能(PF)、生理机能(RP)、躯体疼痛(BP)、总体健康(GH)、活力(VT)、社会功能(SF)、情感智能(RE)和心理健康(MH)8个维度及总分得分评定上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

2.2 两组间社会支持各维度比较
   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组患者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和社会支持总分较对照组明显降低,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

2.3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生命质量与社会支持间的相关性 
  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社会支持总分与生命质量总分呈显著正相关, r<0.542,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对照组社会支持总分与生命质量总分亦呈正相关,r=0.325,有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高血压是一种心身疾病,社会心理因素在疾病的发生、发展及预后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有研究发现,社会因素在预测焦虑、抑郁的发生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并被认为是疾病治疗中的主要成分[4,5]。有研究发现高血压患者的社会支持度低,一方面可能与老年高血压患者年龄偏大,日常生活能力受限,社会交往的自我封闭等因素影响了患者对社会支持系统的利用有关;另一方面,社区老年高血压人群中并发其他疾病的比例较大,患病时间较长,使得该人群在对社会支持系统的利用度减低程度也相应增加[6,7]。
   社会支持是一种重要的社会因素,是指来自家庭、亲属、朋友、同事及党团等个人和组织给予的精神和物质上的帮助和支援,以及个体对社会支持的利用程度。是指个体与个体之间、或个体与团体之间的依存关系,这种关系能显示应付短期挑战、应激和社会关系剥夺的能力。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客观社会支持,指实际的或可见的社会支持,包括物质上的直接援助和社会关系网络,二是主观社会支持,指的是能体验到的或情绪上的社会支持,即个体感到在社会中被理解、被尊重、被关怀的主观体验和满意程度,以个人的主观感受或体验为标准:三是社会支持的利用度,指的是个体面对挑战或应激,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利用自己社会支持系统来应付挑战或应激[8]。有研究发现良好的社会支持在有效降压的同时还能改善老年高血压病人的健康状况[9]。本研究显示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组患者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和社会支持总分较对照组变差,说明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患者主观感受到的与实际获得的支持状况欠佳,社会孤立是诱发抑郁症或抑郁情绪的重要原因[3]。两组间社会支持利用度均较差,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考虑与老年高血压患者经济和家庭地位降低、患病后社会活动减少等有关[10]。
   本研究发现,老年高血压合并抑郁组生命质量及社会支持较对照组明显降低,社会支持与生命质量呈正相关(r:0.542,P<0.01)。老年人的社会支持状况差受到社会、家庭、经济、文化、生物医学等多方面影响,因此在实际工作中应通过多方面对其有效干预[3]。家庭的尊重关怀,精神与物质的支持尤为重要,可以有意识地鼓励患者增加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调动他们的主观能动性,鼓励他们平时多与家人、朋友交往,积极参加集体活动,遇到烦恼或困惑时积极向家人或朋友倾诉与求助。有利于个体的情绪表达,使社会支持系统的缓冲作用得以更好的发挥,对病情的康复起着重要作用。有研究发现低应激状态的患者得到的总的社会支持及主观社会支持均高于高应激状态的患者,反映出社会支持对于精神应激有缓冲垫的作用,对精神健康有保护作用,可以有效地减少抑郁体验[8]。
   国外已有研究表明[11]积极情绪能显著降低减少心血管事件的发生,改善生活质量,提高主观幸福感。应加强老年高血压患者的社会支持网络,举办健康讲座、感者俱乐部等活动来提高社区高血压患者的主观幸福感[12],减少负性情绪,提高积极情绪,从而提高老年高血压患者的生命质量,实现社会的健康老龄化。

    2013/7/14 14:37:36     访问数:89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2013/7/16 9:30:18
王维勇:拜读了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