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高血压患者合并无症状性下肢动脉疾病的中医证型研究

作者:沈乐[1] 
单位:江苏省中医院[1]
  摘要:
  目的: 比较老年单纯高血压与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下肢动脉疾病(Lower Extremity Artery Disease,LEAD)患者的辨证分型特点,探讨中医辨证分型是否有助于早期识别高血压合并LEAD患者。
  方法:2006-2007年,我们邀请上海市青浦区赵巷镇所有60岁以上的老人参加研究。用OMRON VP-1000仪器测量踝臂血压指数(Ankle-Brachial Blood Pressure Index, ABI),对ABI<1.0的老人运用问卷收集饮酒、吸烟、高血压用药史以及有无间歇性跛行,同时进行下肢动脉体格检查、测量坐位上臂血压、身高和体重。根据中医研究指导原则,对高血压患者进行中医辨证分型。ABI≤0.9诊断为LEAD。组间均数和率的比较分别采用方差分析和Fisher检验,用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LEAD的危险因素。
  结果:和单纯高血压组相比(P0.05),合并无症状LEAD高血压患者的卧位上臂收缩压、男性比例和报告吸烟的比例较高,而卧位下肢收缩压较低。两组均以阴虚阳亢证(67.7%-68.6%)为多见,其次是阴阳两虚证(17.7%-29.0%),肝火亢盛证(0-2%)最少,两组的中医证型构成比无显著差别(P = 0.31),兼夹痰(9.7%-14.7%)和瘀(27.5%-35.5%)的比例也无显著差别(P = 0.65)。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在调整年龄、性别、体重指数、平均动脉压、血清总胆固醇和空腹血糖后,吸烟(比值比,3.97;P=0.04)及阴阳两虚证型(5.71;P=0.049)是LEAD显著的独立危险因素。结论:1.在60岁以上ABI1.0的高血压患者中,阴虚阳亢证较多见,其次是阴阳两虚证,肝火亢盛证较少。2. 在无下肢动脉疾病症状的老年高血压患者中,阴阳两虚证是下肢动脉疾病的独立危险因素。
  高血压病是老年人的一种常见病,在我国,老年人高血压患病率已达45%左右,总患病人数在5000万以上。下肢动脉疾病(lower extremity arterial disease,LEAD)为老年高血压病的并发症之一,是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的一种类型,大部分是无症状的。目前通过测量踝臂血压比值(Ankle-Brachial blood pressure Index, ABI)能较准确地筛查LEAD。无症状性LEAD在国外成年男性的发病率高达20%[1],在我国有两种以上心血管危险因素的人群中,LEAD的患病率高达25.4%[2]。LEAD有明显症状者,表现为下肢麻木、疼痛,在中医临床隶属“痛痹”、“痿证”、"脱疽"等病症范畴。病机多为脾肾阳虚气弱,痰湿不化,痰瘀凝结络脉。但LEAD多数无明显症状,若单纯根据下肢症状则会漏诊,中医中药治疗也将受到限制。若能根据中医辨证分型,在LEAD无症状的早期及时地予以识别,进行防治,可以减慢老年高血压患者下肢功能降低的进程,减少心脑血管事件的发生,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将有非常重大的临床意义。本课题旨在比较老年单纯高血压与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LEAD患者的辨证分型特点,探讨中医辨证分型是否有助于早期识别高血压合并LEAD患者。
研究目的:比较老年单纯高血压与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LEAD患者的辨证分型特点,分析各中医证型的一般特征,探讨中医辨证分型是否有助于早期识别高血压合并LEAD。
资料和方法:
1 研究对象:2006年-2007年,我们在上海青浦区赵巷镇邀请所有19个村的年龄大于60岁的居民参加LEAD的系列研究,共3268人参加了此次研究(应答率为73%)。所有研究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其中ABI<1.0的437人,接受问卷和体格检查的为342人,合并高血压的有133人。这样,本次分析共包括了133名老人。
2数据采集:
  在每个村临时设立的体检中心内,受检者取仰卧位,检查前休息10min。采用OMRON VP-1000仪器测量ABI。该仪器采用示波法自动同时测量双侧的上臂血压和踝部血压,踝部血压取足背动脉血压和胫后动脉血压两者中较高者,重复测量血压2次,取第二次的测量值,分别计算双侧的ABI,值记录到小数点后2位。本研究取每个受检者双侧ABI值中较低者用以分析。
  在现场检查时,我们同时还测量身高和体重。采用标准的问卷,采集有关高血压病史、吸烟、用药等信息。问卷调查后,用Omron公司 HEM7011血压计连续测量坐位右臂血压3次,测血压方法遵照英国高血压协会血压测量指南[3]。取3次血压的均值进行统计分析。高血压的诊断标准为:收缩压 ≥140 mm Hg或舒张压 ≥90 mm Hg,或正在服用抗高血压药物。抽取每个受检者空腹静脉血10ml。分离血清,使用全自动生化仪检测血清总胆固醇和血糖
  对ABI<1.0的老人,采用爱丁堡问卷调查有无间歇性跛行,并询问有无下肢静息痛,进行下肢股动脉、腘动脉、胫后动脉、足背动脉的触诊和杂音听诊检查,观察下肢皮肤、毛发情况,是否有足部溃疡。以上检查均为阴性者,判断为无下肢动脉疾病症状。
  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4]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部新药管理办法1995年制定),设计高血压辩证分型表,将原发性高血压病中医辨证分为四型:肝火亢盛、阴虚阳亢、痰湿壅盛和阴阳两虚。
3 统计方法:使用SAS 9.1版统计软件(美国SAS公司),进行数据管理和统计分析。均数和率的比较分别采用t检验、方差分析和Fisher检验。运用多元逐步线性回归分析ABI的影响因素,运用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LEAD的影响因素。P0.05为有统计学意义。
研究结果:
1 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LEAD患者与单纯高血压患者基本特征比较
  比较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LEAD患者和单纯高血压患者两组人群的基本特征可见,两组的年龄、体重和体重指数无显著差别,合并LEAD的高血压患者的卧位上臂收缩压、男性比例和报告吸烟的比例显著高于单纯高血压组(P0.05),而卧位下肢收缩压显著低于单纯高血压组(P<0.05,表2)。
表1 合并无症状性LEAD高血压患者与单纯高血压患者基本特征比较
基本特征 ABI0.9(n =31) 0.9男性,n(%)  15(48.4%)  30(29.4%)   0.05
年龄,years  75.4 ± 7.1  74.6 ± 6.0   0.58
体重,kg  56.3 ± 11.4  54.4 ± 11.0   0.41
体重指数,kg/m2  23.7 ± 3.8  24.1 ± 3.8   0.58
坐位上臂收缩压,mm Hg  152.6 ± 19.8  145.7 ± 22.7   0.14
坐位上臂舒张压,mm Hg  84.4 ± 11.5  83.7 ± 11.0   0.78
平均动脉压,mm Hg  107.1 ± 12.6  104.4 ± 13.5   0.33
卧位上臂收缩压,mm Hg  157.5 ± 24.2  144.3 ± 23.9   0.01
卧位上臂舒张压,mm Hg  82.6 ± 9.5  81.5 ± 13.3   0.66
卧位下肢收缩压,mm Hg  137.8 ± 25.3  148.8 ± 21.0   0.03
卧位下肢舒张压,mm Hg  74.4 ± 16.1  77.9 ± 9.6   0.14
踝臂血压指数  0.79 ± 0.11  0.96 ± 0.03  <0.0001
服用降压药,n(%)  23(74.2%)  79(74.5%)   0.70
吸烟,n(%)  13(41.9%)  20(19.6%)   0.01
总胆固醇,mmol/L  5.77 ± 1.42  5.28 ± 1.44   0.10
空腹血糖,mmol/L  5.80 ± 1.30  5.38 ± 1.10   0.08
2 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LEAD患者与单纯高血压患者中医证型比较
  研究两组的中医证型可以发现(表2),两组患者均以阴虚阳亢证为多(67.7%和68.6%,P = 0.76),其次是阴阳两虚证(29.0%和27.5%,P = 0.17),单纯的肝火亢盛证最为少见(0%和2.0%),两组患者的证型构成比无显著的差异(P = 0.31)。高血压合并LEAD的患者兼淤的较单纯高血压组多见(35.5%比27.5%),但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39)。
表2 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LEAD患者与单纯高血压患者中医证型比较
中医证型  ABI0.9(n =31) 0.9主证        
肝火亢盛,n(%)  0   2 (2.0%)  
 
  0.31
阴虚阳亢,n(%)  21 (67.7%)  70 (68.6%)  
痰湿壅盛,n(%)  1 (3.2%)  12 (11.8%)  
阴阳两虚,n(%)  9 (29.0%)  18 (17.7%)  
兼证      
痰,n(%)  3 (9.7%)  15 (14.7%)   0.65
瘀,n(%)  11 (35.5%)  28 (27.5%)  
3 ABI的影响因素
  把ABI作为二分类变量分析,用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LEAD (ABI0.9) 的影响因素。结果显示:在调整性别、年龄、体重指数、平均动脉压、血清总胆固醇水平、空腹血糖水平、以及是否服药后,吸烟和阴阳两虚型是LEAD的显著独立因素。吸烟者患LEAD的危险是不吸烟者的3.97倍(1.08115.0,P = 0.049,表3)。
表3多元线性logistic回归分析ABI0.9的影响因素
变量 比值比(95%可信区间)  P值
性别,(1 男性,2 女性) 0.91(0.273.10) 0.88
年龄,+10岁 1.16(0.522.59) 0.72
体重指数,+1 kg/m2 0.95(0.821.10) 0.50
平均动脉压,+10 mm Hg 1.19(0.821.72) 0.37
服药(0不服药,1服药) 0.66(0.231.89) 0.44
吸烟(0不吸烟,1 吸烟) 3.97(1.0814.5) 0.04
总胆固醇,+1 mmol/L 1.19(0.871.63) 0.27
空腹血糖,+1 mmol/L 1.40(0.962.04) 0.08
中医证型  
0非阴虚阳亢型,1 阴虚阳亢型 5.71(0.652.8) 0.12
0非阴阳两虚型,1 阴阳两虚型 10.78(1.0115.0) 0.049
四 结论及讨论
  在本研究中,我们发现在60岁以上ABI1.0的高血压患者中,阴虚阳亢证较多见,其次是阴阳两虚证,肝火亢盛证较少。老年高血压合并无症状性LEAD患者与单纯高血压患者比较,中医证型构成比没有显著差别。但在调整性别、年龄、体重指数、平均动脉压、血清总胆固醇水平、空腹血糖水平以及是否服药后,阴阳两虚证型是高血压合并下肢动脉疾病的独立的显著危险因素。说明中医证型的划分,可以为高血压临床早期发现无症状性LEAD提供依据。
  本研究在将ABI作为二分类变量分析,用多元线性logistic回归分析ABI0.9的影响因素时,发现吸烟是LEAD的独立显著危险因素,吸烟者患LEAD的危险是不吸烟者的3.97倍(95%可信区间:1.0814.5),这与文献报道[5,6]是一致的。把ABI作为连续性变量,用多元逐步回归分析ABI的影响因素时,仅性别是其显著独立影响因素,这与以前文献报道是有区别的。原因可能是,本次研究分析的对象局限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所选取的ABI均低于1.0,年龄和ABI变异范围都较小。性别对ABI的影响也可能是由于吸烟比例,以及男女卧位下肢收缩压的显著差别引起的。
  从本课题的统计结果来看,在无LEAD症状的老年高血压中,各证型分布大小依次为阴虚阳亢证、阴阳两虚证、痰湿壅盛证、肝火亢盛证。高血压的病理改变根本在于肝肾阴阳失衡,为上实下虚的本虚标实之证,上实指肝阳亢于上,下虚为肝肾阴亏于下,其本为阴虚,其标为阳亢。 “年过四十,阴气自半”,老年高血压患者中阴虚阳亢证较多,是符合中医理论的。本研究还发现在调整多个危险因素后,阴阳两虚型是ABI0.9的独立的显著危险因素。中医辨证认为老年高血压病本质为本虚标实,阴虚是其“本”,阳亢是其“标”[7],肝阳功能亢进,患病日久,阴损及阳,阳损及阴,最终导致阴阳两虚。所以,阴阳两虚多见于高血压患者的后期,多同时伴有靶器官的损害,动脉硬化程度较大,ABI0.9的危险性也高。
  本次研究有一定的局限性。首先,由于合并无症状性下肢动脉疾病的高血压的患病率较低,研究的样本量较小,可能出现假阴性的结果。有待在更大样本量的人群中做进一步的研究。其次,本研究以0.9
    2013/3/3 17:11:54     访问数:840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