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高血压患者动脉弹性的研究

作者:赵兴胜[1] 于海霞[1] 刘喜[1] 
单位: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1]

【摘 要】目的 探讨动脉弹性及内皮功能改变与高血压的关系,揭示蒙古族高血压患者动脉弹性功能改变的民族差异性, 为蒙古族高血压患者制定更有针对性的防治措施。方法 于2008年12月至2009年12月收集内蒙古纯牧区三代纯蒙古族高血压患者30例、纯蒙古族血压正常高值者30例、纯蒙古族正常血压者30例、汉族高血压患者30例、汉族血压正常高值者30例、汉族正常血压者30例。各组研究对象分别测量肱-踝脉搏波速度(baPWV)、踝臂指数(ABI)并化验血浆血管紧张素Ⅱ(AngⅡ)、血管紧张素(1-7)(Ang(1-7))等相关参数。计量资料用方差分析对获得的数据进行比较,结果 各组间年龄、性别、体重指数等基本情况无统计学差异。1.baPWV、AngⅡ随血压的升高而升高,Ang(1-7)、ABI随血压的降低而降低。2. 蒙古族高血压组与汉族高血压组的baPWV、ABI、Ang(1-7)、 AngⅡ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0.05)。3.蒙古族血压正常高值组与汉族血压正常高值组baPWV、Ang(1-7)、AngⅡ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0.05),而ABI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4.蒙古族血压正常组与汉族血压正常组之间AngⅡ、Ang(1-7)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0.05),而baPWV、ABI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0.05)结论1.动脉硬化具有民族差异性。2.蒙古族人群与汉族人群相比较,在血压正常期血管内皮功能已经紊乱,在血压正常高值期动脉弹性已经开始降低。3.Ang(1-7)、AngⅡ、baPWV、ABI是高血压敏感的参考指标。高血压病是影响大动脉弹性(僵硬度)重要的疾病。4.Ang(1-7)、AngⅡ、baPWV可以作为动脉硬化、高血压的预测因子,而ABI对动脉硬化、高血压的预测效果差。
关键词 蒙古族 高血压 ABI baPWV Ang(1-7)
The study of artery elasticity on Mongolian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Objective: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lasticity of arterial、endothelial function and hypertension.Toreveale arterial elasticity of different peoples and plement the preventing and curing measures of hypertension.Methods:Collect pure Mongolia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30,normal high-value 30,normal blood pressure 30.Each type of HAN patient3 are 30..All the subjects are measured baPWV, ABI and the level of plasma Ang Ⅱ, Ang (1-7), and other related parameters. Compare the data by crosstabs and analys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ABI,baPWV, Ang Ⅱ, Ang (1-7) and their relationship.Result:Age, sex, body mass index and other basic conditions have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mong each Mongolian group. 1.baPWV, Ang Ⅱincrease following the rising of blood pressure, Ang (1-7), ABI decrease following the lowering of blood pressure.2. BaPWV、ABI、Ang(1-7)、 AngⅡreac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among hypertension patients of Mongolian and HAN(p <0.05).3.There a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baPWV, Ang(1-7),Ang Ⅱ among normal high-value a of Mongolian and HAN(p <0.05),but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ABI(p >0.05).4. AngⅡ、Ang(1-7)reac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among normal blood pressure groups of Mongolian and HAN(p <0.05), BaPWV、and ABI do not(p >0.05).Conelusion: 1. there are ethnic diversity in atherosclerosis. 2.Vascular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when blood pressure is normal and reduced artery elasticity when blood pressure is normal high level in Mongolian people happen.3. Ang (1-7), Ang Ⅱ, Apelin, baPWV and ABI are sensitive to the hypertension. hypertension is the important disease affecting elasticity (stiffness) of artery. 4.Ang (1-7), Ang Ⅱ, baPWV can be considered as indicators of atherosclerosis, hypertension.Apelin、ABI are not good as them.
Keyword Mongolia hypertension ABI baPWV Ang (1-7)
   心血管疾病是世界范围内首要的致死原因,高血压是最常见的心血管疾病之一。根据有关报道[1],中国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高血压患病率和危险因素也不完全相同,蒙古族主要聚集区地处我国北部边疆,是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疾病的高发病区。研究显示牧区蒙古族人群的高血压患者的三率(知晓率、治疗率、控制率)均低于国内水平,更低于国外的水平[2]。动脉病变是心血管疾病的共同病理基础, 而血管内皮功能受损和动脉弹性降低是动脉病变的早期表现。因此, 评价动脉内皮功能及动脉弹性、早期干预高危患者对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及改善患者预后具有重要意义。
   本研究通过对蒙汉族不同血压人群检测反映动脉弹性的指标baPWV、ABI、和反映动脉内皮功能的Ang(1-7)、AngⅡ来探讨动脉弹性及内皮功能改变和高血压的关系,揭示蒙族高血压患者动脉弹性功能改变的民族差异性, 为蒙古族高血压患者制定更有针对性的防治措施。
1.资料和方法
1.1 研究对象 ①汉族正常血压组(H1组):选择自2008年12月1日至2009年12月1日期间,血压正常的锡盟白旗三代纯汉族居民,共30例。② 汉族血压正常高值组(H2组):选择与上同期的血压正常高值的锡盟白旗三代纯汉族居民,共30例。③汉族高血压组(H3组):选择与上同期的锡盟白旗三代纯汉族原发高血压患者为研究对象,共30例。④蒙古族血压正常组(M1组):选择与上同期的血压正常的锡盟白旗三代纯蒙古族居民30例。⑤蒙古族血压正常高值组(M2组):选择与上同期的血压正常高值的锡盟白旗三代纯蒙古族居民30例。⑥蒙古族高血压组(M3组):选择与上同期的锡盟白旗三代纯蒙古族原发高血压患者30例。纳入标准:各组均符合2005年«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
1.2排除标准:⑴继发性高血压(包括肾实质性高血压,肾血管性高血压,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嗜铬细胞瘤,皮质醇增多症,主动脉狭窄等)。⑵ 糖尿病 。 ⑶冠心病。 ⑷ 慢性严重肝、肾、心功能不全。 ⑸新近(4周)有手术及严重外伤史,急性感染期患者。⑹ 心肌炎、心肌病、瓣膜病。⑺全身免疫性疾病。⑻脑梗死、脑出血。(9) 心律不齐。
1.3方法 每个受试者均知情同意后常规调查姓名、年龄、家族史、既往史、吸烟史、喝酒史、肉食还是素食为主、锻炼等情况。采用标准化方法测量身高、体重、腰围和臀围,算体重指数(BMI)即体重/身高2 (kg/m2)。检测baPWV、ABI,化验血浆AngⅡ、Ang(1-7)。
1.4 标本采集 蒙古族、汉族入选患者于清晨、空腹静坐30分钟后采肘静脉血4ml, 2ml血放入加有EDTA、8-羟基喹啉硫酸盐及二巯基丙醇的采血管中,2ml血放入加有EDTA的采血管中,各以每分钟1600转的速度离心15分钟,各取上清液加入Duffor管中,标记Duffor管后,放入-70℃低温冰箱,待检测。
1.4.1实验室指标测定AngⅡ采用放射免疫法测定。Ang(1-7)采用酶联免疫法测定
1.4.2baPWV、ABI的测量:日本科林公司的全自动动脉硬化测试仪自动测量 baPWV 值及ABI值。
1.5统计学分析 使用SPSS13.0统计软件包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描述:多组间均数比较采用方差分析;比较有意义时进一步采用q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采用 Pearson 相关和Spearman相关分析baPWV、AngⅡ、Ang(1-7)、Apelin、ABI 的影响因素,及其相互间的相关性。
2.结 果
2.1基本情况 各组在年龄、性别、体重指数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血压指标方面:①SBP、DBP、PP、MAP在H1、H2、H3三组之间及M1、M2、M3三组之间比较均有统计学差异;SBP、DBP在H1和M1两组之间,H2和M2两组之间,H3和M3两组之间比较无显著差异。见表1。


2.1.1 baPWV值的分析 对各组baPWV值进行分析,结果表明,蒙汉baPWV值均随血压的增高而增高;蒙汉之间对比显示,M3组baPWV值高于H3组baPWV值(p=0.001 <0.01)、M2组baPWV值高于H2组baPWV值(p=0.022 <0.05)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见表2。

2.1.2 ABI值的分析 对各组ABI值分析结果表明,无论蒙汉ABI值均随血压的增高而降低;蒙汉之间对比显示,M3组ABI值低于H3组ABI值(p=0.021<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M2组与H2组(p=0.668>0.05)、M1组与H1组(p=0.166>0.05)之间的ABI值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见表3。

2.1.3血浆Ang(1-7)值的分析 对各组Ang(1-7)值进行分析,结果表明,蒙汉血浆Ang(1-7)值均随血压的增高而降低。蒙汉之间对比显示,M3组血浆Ang(1-7)值低于H3组血浆Ang(1-7)值(p=0.005<0.01)、M2组血浆Ang(1-7)值低于H2组血浆Ang(1-7)值(p=0.008<0.01)、M1组血浆Ang(1-7)值低于H1组血浆
Ang(1-7)值(p=0.002 <0.01)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表4。

2.1.4 血浆AngⅡ值的分析 对各组AngⅡ分析,结果显示:蒙汉血浆AngⅡ值随血压的增高而增高。蒙汉之间对比显示,M3组血浆AngⅡ值高于H3组血浆AngⅡ值(p=0.014<0.05),M2组血浆AngⅡ值高于H2组血浆AngⅡ值(p=0.021<0.05),M1组血浆AngⅡ值高于H1组血浆AngⅡ值(p=0.031<0.05),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见表5。


3.讨论
   高血压具有民族差异性,蒙古族高血压发生率高。我们应该充分了解蒙古族高血压人群的高血压患病情况及其相关危险因素,确定高血压高危人群,才能制定更有针对性的预防措施,降低蒙古族高血压的发病率,降低蒙古族高血压患者的高致死率、高致残率。
3.1蒙汉族baPWV、ABI的分析 本研究显示,蒙古族高血压组的baPWV值与ABI值与汉族高血压组的baPWV值与ABI值均有显著差异。表明蒙古族高血压患者相对于汉族高血压患者动脉硬化程度严重,动脉弹性降低,由此可以说明动脉硬化具有民族差异性。大量的研究已经调查了环境因素对大动脉结构和功能的影响。中国不同城市和农村动脉压和脉搏波速度随年龄增加的程度明显不同。广州农村社区的脉搏波速度要晚于北京城市社区30年,引起二者差异的主要因素是食盐摄入量。蒙古族baPWV值明显快于汉族,可能与蒙古族牧民摄盐量、摄脂量、摄酒量高于汉族有关。
   本研究显示,蒙古族与汉族比较baPWV值在血压正常高值期即已出现差异,而ABI在高血压期蒙汉族之间才出现差异。近年来,随着对心血管疾病研究的深入,逐渐认识到血管病变不是管腔病变的发生发展,血管壁病变才是各种心脑血管事件发生发展的基础。baPWV反映动脉壁僵硬程度而ABI反映动脉腔阻塞程度。说明在血压正常高值期,蒙古族人群动脉壁僵硬度较汉族增大,而动脉腔阻塞程度蒙古族与汉族无差异。同时也说明PWV较ABI能更灵敏、更早的反映动脉弹性功能的改变。
3.2蒙汉族血浆AngⅡ、Ang(1-7)的研究分析:
   本研究显示,蒙汉族血浆AngⅡ、Ang(1-7)在血压正常期就已出现差异。结合蒙汉族baPWV、ABI的检测结果,推断蒙古族人群在血压正常期血管内皮功能紊乱较汉族严重,动脉弹性较汉族降低。遗传是目前公认的动脉硬化、高血压危险因素,很多针对蒙古族高血压危险因素的调查显示,高血压家族史是蒙古族高血压的危险因素。RAS系统在高血压的发生、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目前,蒙古族RAS系统的关于高血压基因的研究很多。研究显示:肾素基因I/ D 多态性D 等位基因可增加蒙古族人群高血压的危险性[4];血管紧张素转换酶基因I/D多态性及醛固酮合成酶基因T2344C多态性与蒙古族人群患高血压相关[5]. 由于基因位点及基因多态性使RAS系统功能紊乱,使AngⅡ生成增多活性增强,Ang(1-7)降解增加生成减少,使得体内AngⅡ水平增高,Ang(1-7)水平降低,共同参与高血压的发生、发展。另外,蒙古族人性格豪爽、易怒,豪饮。易怒使体内交感神经兴奋,通过去甲肾上腺素激活RAS系统;使蒙古族人群体内的AngⅡ水平较汉族增高,AngⅡ增高又通过前文所述途径使Ang(1-7)水平降低,使Ang(1-7)水平低于汉族。 
  本研究显示的蒙古族人群血管内皮功能失调,血管活性物质紊乱较汉族人群严重,动脉硬化程度、动脉弹性功能减低较汉族严重,是由多因素共同促进的,现考虑与以下因素有关。(1)遗传因素,现很多研究显示以下基因多态性与蒙古族高血压的发病有关(综上所述)。本研究的蒙族对象为锡林郭勒盟白旗牧民,三代纯蒙民,交通不便,与外界通婚少,民族异质性小。(2)饮食情况,饮食以高脂、高热量、高盐为主,并大量饮高度白酒,使得蒙古族动脉硬化的危险因素高于汉族。呼伦贝尔市居民肥胖和超重的检出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有研究[4]显示发现蒙古族居民普遍存在着摄入动物脂肪过多的现象,TG异常率较高及高血压患病率较高。本研究因经费问题蒙古族没做血脂的检测,是本研究不足之处。但蒙古族研究对象清晨空腹抽血,发现很多人是乳糜血,远超过汉族的乳糜血出现率,考虑蒙古族普遍高血脂。综上遗传,饮食因素及OSAHS等使得蒙古族动脉硬化普遍较汉族严重。缩血管物质增加,舒血管物质减少使血管收缩、血管内皮及结构发生一系列改变导致动脉硬化,动脉弹性减低。高血脂、大量饮酒等也可导致内皮细胞损伤,单核细胞聚集,平滑肌细胞增生等最终导致动脉硬化。另外,牧区蒙古族居民文化水平低,使得对动脉硬化、高血压的知识贫乏,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使得动脉硬化,弹性降低,高血压的发生率增高。揭示健康教育对预防高血压有很大的潜力[6] 。
   本研究显示AngⅡ和Ang(1-7)在血压正常期蒙汉就有统计学差异,而baPWV值在血压正常高值期蒙汉才有统计学差异,而ABI在高血压组蒙汉才有统计学差异,说明生化指标AngⅡ和Ang(1-7) 在蒙汉之间的改变早于baPWV与ABI。动脉弹性减低前内皮功能就已经受损,舒血管物质和缩血管物质的平衡就已经失调。
   动脉弹性的早期检测技术可以使我们对蒙古族动脉硬化进行早期评估,为我们在血压尚处在正常高值范围内人群提供了有效的危险分层,使我们能够筛选出其中的高危人群,进行及时、有效的干预治疗,以预防严重致死性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降低蒙古族高血压的高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 。
5.参考文献
[1]Ueshima H, Zhang XH, Choudhury SR. Epidemiology of hypertension in China and Japan[J]. J Hum Hypertens, 2000,14(10-11):765-769
[2]Guidelines Subcommittee.1999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ypertension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Hypertension[J]. J Hypertens,1999,17(2):151-183
[3]Laurent S, Boutouyrie P, Asmar R, et al. Aortic stiffness is an independent predictor of all-cause and cardiovascular mortality in hypertensive patients[J]. Hypertension,2001,37(5):1236-1241
[4] 应长青,张永红,佟伟军,等.蒙古族高血压遗传及环境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公共卫生,2007, 23 (9 ):1075-1077.
[5] 呼日勒,张春雨,赵世刚,等.蒙古族人群原发性高血压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老年学杂志,2007, 27(6)1166-1168.
[6] 李东光,张翠莉,高晓红,等.高血压危险因素的研究[J].中国慢性病预防和控制, 1995,3 (4) :147-148.


    2012/11/12 14:06:37     访问数:194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2012/11/12 19:17:40
袁丕业:领教丶借鉴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