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房颤射频消融病例回顾介绍

关键词:CAF 射频消融 消融终点 肺静脉 

  迄今,慢性房颤(CAF)的射频消融仍然是电生理医生们的一大挑战。其消融成功率因为与患者个体的病因、病程,术者术式选择和经验等诸多因素有关,所以各家中心报道不一。  许多证据表明单纯肺静脉电隔离术针对CAF的治疗是不够的。因此,CAF消融策略往往是多种消融技术的综合运用,其中包括肺静脉电隔离术、复杂碎裂电位的消融(CFAE)、心脏神经节(GP )消融、线性消融等。但具体如何选择术式目前国内外尚无共识。  而且,CAF射频消融手术终点的判断还存在较大的分歧。什么是CAF射频消融的终点至今仍是许多电生理会上的一个争论焦点。这里“术中打停”指的是CAF在消融过程中,直接被终止转为窦性心律或先转为房速再经过继续消融转为窦性心律的一种临床结果。一些学者认为CAF射频消融的终点就是术中打停,理由是其术后复发率较低。但这种终点意味着更大面积的消融、更长的手术时间,也伴随着更多潜在并发症的发生风险,这似乎不符合CAF射频消融的发展方向,也被许多电生理医生怀疑。正因如此,有学者提出CAF消融应该选择简化的、而手术成功率又不低(至少可以接受)的终点,并非一定要术中打停。这种标准似乎更适合我们国情——病人多医生少。这种终点便于手术的推广和普及,造福国人。但过于标准化的术式,使得CAF消融过程中缺乏变换的悬念,使术者丧失了对千变万化的房颤、房速依赖机制进行探究的机遇与渴望。到底哪一种是CAF的最佳终点,看来只有等待时间和实践的检验。或许将来还有新的突破,完全不同的消融终点。  我们中心目前采用追求术中打停的CAF消融终点。当然,我们对这个终点也附加了一些条件,即:除了术中打停之外,肺静脉必须是电隔离的,心房的三条消融线(房顶、二尖瓣峡部、三尖瓣峡部)一定是阻滞的。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们尝到了术中打停的甜头。从我们2007年的CAF病例统计来看,术中打停的单次手术复发率较术中电复律的明显为低,而并发症两组无显著差别。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近年来,特别是2009年的下半年,因为摸索出了二尖瓣峡部线有效的消融方法,我们术中打停率发生了一次飞跃,甚至连续20余例CAF全部实现术中打停,而手术时间平均只有4小时左右。  在这里,我们挑选了一些经典CAF消融病例,均是术中打停的,有房颤消融过程中直接转窦的,有先转为局灶房速再标测消融后转窦的,有先转为大环房速再标测消融转窦的,等等,其中也包括手术过程中的点滴体会和困惑。我们之目的无非抛砖引玉,请各位专家、同道一定不吝赐教。
    2010/3/25 10:42:04     访问数:125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2010/3/26 21:25:06
刘进民:拜读、领教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