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铮专访:冠脉介入:“由大变强”要求我们重新夯实临床基础

作者:365编辑[1] 
单位:365医学网[1]

关键字:吕树铮 冠心病介入沙龙 CISC& CCC 2010  临床基本功

编者按:由中华医学会、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中华心血管病杂志、首都医科大学心脏病学系联合主办,北京菲然创意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承办的“第七届中国冠心病介入沙龙(CISC2010)暨第一届临床心血管病大会(CCC2010)会议”于2010年1月22-24日在北京召开。365心血管网对大会主席吕树铮教授进行了专访。

心血管网:CISC在业内是一个很独特的学术组织,在过去既保持了自己的风格,同时在形式上也不断的突破创新。今年如期举办的第七届中国冠心病介入沙龙暨第一届临床心血管病大会,不但会议规模的进一步扩大,而且名称也进行了更改。现在会议已经取得了圆满的成功,能否请您介绍一下会议规模扩大的过程和改名的初衷?吕树铮教授:CISC最早叫中国冠心病介入沙龙,当时,很多医生都希望在冠脉介入方面有一个“TOP”级的会,就是一些顶尖的介入医生一起探讨自己专业领域的一些问题,比如怎么交流技术,怎么防治并发症,怎么进行行业规范。出于这个目的,主要需要能够主导冠心病介入潮流的这些人参加。因此,我们最早办的沙龙采取的是会员制的方式,会员大多是我国冠心病介入领域的专家。由于我做冠脉介入比较早,大家就推举我来组织,我们搞得非常认真,光筹备就搞了三年,一直到2004年才开第一次会。当时第一次讨论得特别热烈,引起了业界的轰动,很多人都要求参加沙龙的活动。由于第一届会是我们少部分人策划的,规模扩大后什么人能参加就需要制定一定的标准。第二届时,我们按照卫生部的要求确定了参会的标准,那就是每年能够独立进行50例以上冠脉介入的医生可以参加。按照这个标准,当时国内有400多人。随着我国冠脉介入技术的迅速发展,到第六届中国冠心病介入沙龙时,会员已经有800多人,而且还有更多的人想参加我们这个会。这些年来,会议规模在不断扩大,但参会的人相对多了以后,水平的上下也就有了一定的差距。而且我们还发现一些医生过分地将目光集中在介入技术上了,而且本身连临床的基本功都不太够。这就需要增加一些内容,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我认为办会不能曲高和寡,自娱自乐,搞一个五六个人的小圈子,而要像群众性马拉松,让大家都可以参与,都能受益。因此,经过组委会协商,我们决定将学术会议改进为类似于学术会议和基础学习班相结合的形式,让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也就是将介入沙龙进一步发展为临床心血管病大会。 心血管网:我们知道,现在心血管领域关于介入方面的专业会议非常多,请您谈一谈与这些会议相比,本次会议的特色和亮点是什么?吕树铮教授长城会是综合的心血管病方面的会, CIT、介入论坛等会议基本都是以介入为主的。但每个会议都有自己不同的特色,比如长城会是针对于医生的发展指南方面讲得多一些,强调对临床的实践指导,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一个重要特色。选择这样一个办会的方向,是因为我们发现,现在一些大医院有过分强调科研课题和SCI的文章的倾向,学术会议也是讲技术的比较多,但怎么指导医生去看病的却比较少,医生补充临床知识这方面的需求没有能够得到有效的满足。之所以这样说,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我们发现在工作一些年后,很多医生把大学里学的药理、解剖等方面的基础知识有所淡忘。当然,也有在大学学习时,这些知识比较枯燥的原因。比如什么时候用药,什么时候用强心药都与药理有关。我问很多医生洋地黄、地高辛、毒K这三个药用药多长时间起效,半衰期是多少。连很多正高级别的医生都不知道。地高辛是口服的,另外两种是静脉注射的,有的人就想当然地说地高辛半天,甚至好几天起不了效。学药理时都知道药物有半衰期,这是不清楚怎么用药。因此,我认为很多医生在从事了多年具体实践后,有必要再对基础知识进行一定的补课。二是跟上时代发展步伐的需要。我在电视上看到,7000年前发明彩陶就不得了,但7000年在历史上也不过是短短一瞬间。这些年来医学发展非常快,每两三年就有一个大的突破,这就要求医生必须及时进行知识更新。7年前,中国介入在世界上的地位还不太高,现在已经发展到全世界第二了,每年手术二十万例。日本的土金悦夫教授每年都去欧美讲课,他说现在中国的医生比欧美的医生做的都要好,这是对我们的一个肯定。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在内部讨论规范问题就显得落伍了。现在需要临床、介入都向一个强国发展,指导我们自己的医生规范。由于中国教育制度存在的弊病,医学院学生毕业后分到基层医院后进修和培训的机会相对就比较少,而更新知识的需要要求我们充分利用各种手段,比如图书、杂志、网络、报纸、进修、会议,来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CISC改版就是针对年青人的,由高层的内部讨论,变成由大腕专家指导临床。正如我刚才所说,短短几年的时间,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冠心病介入的大国,而从一个大国成为一个强国,就要求我们有必要重新夯实基础,提高医生的诊断能力。所以,在这样一个阶段,在对年轻人的培养上,临床基本功显得越来越重要。对于医生而言,首先要强调的就是要会看病,这是一个本质的要求,但在很多地方这一点恰恰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服务心脏的传导束究竟在哪个部位?怎么走?做房颤射频应该扫哪几个面?起码要把心脏的结构搞清楚。开口在什么地方?中间可能的传导束有什么?没有什么?这些不能靠瞎猜。在听一些医生汇报时,我常常会感觉到他们在临床诊断方面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突发性心脏病两小时入院,需要诊断心梗查体,那你就应该会听诊,会看超声报告。西方国家要求医生自己应该会做超声,而中国不让做。但即使你自己不会,最起码要能够和这些专门的大夫沟通。就像出租车司机,首先要会开车,其次才是一个服务态度的问题。如果一开车就撞死人,态度再好你也不会坐他的车。所以,我们这次会的内容和其他的会都不一样。它是从心脏的解剖讲起,讲心脏听诊,心脏超声。从会后看这样做非常受欢迎。我们把这方面的内容放在了结构性心脏病专场。过去结构性心脏病方面的会议一般没有超过50个人的,而且我们的会场300个座位都爆满,后边还有站着的。这就说明课题的设计满足了临床的需要。 心血管网:从会议的议程看,我们也发现会议内容安排的逻辑性非常强。这样安排是否也增加了会议的难度?吕树铮教授:确实如此。对于会议的日程安排我花了很大的心血去进行设计,对讲课者提出的要求也比较多。很多讲者收到我给的命题时,都说讲不了。因为他要查很多的资料,去命题,去写讲稿,很多不是凭经验就能讲的。比如心衰,大家就知道ACEI ,那是药厂给你做好的。讲心脏血流动力学效应时,年轻大夫往往都没做过,查书得查二三十年前的书。血流动力的哪条曲线代表什么都不知道,这时候有些老专家反倒有优势了。但是有的老专家用电脑又不成。所以既要找会用电脑,又做过心衰、导管诊疗的。另外,为了体现会议的宗旨和设计的逻辑性,我们拒绝了一些医生更换题目和讲课时间的要求。题目不能换,讲课时间不能换,这就需要和讲者反复沟通,这是非常累的。好在大多数人都能够理解,准备得也非常认真,最终会议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我们也应该好好地感谢这些讲者。 心血管网:这次会上,我们发现您也非常重视用药问题,能否请您再谈谈这方面的看法?吕树铮教授这也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一个特征,那就是对药物的评价相对比较客观公正。在一些药厂主导主办的会议上,医生对药物的评价往往有一定的保留。比如高血压的会场人是比较多的。我讲高血压的诊断,动态血压的估计,对于药物的利弊都进行了分析。我说,是矛好还是盾好要看具体情况。讲得比较客观,医生就比较爱听。用药需要有规范的指南,但也要看到病人的情况各不相同,比如有的药有人吃四分之一的量就够,有人用两倍的量还不起效。因此,处置要根据个人的情况,要考虑什么人用什么药,不起效应该换什么药。在会上,我们讲某种药对30%的患者是无效的,讨论了搞血栓的药,怎么减少出血和无效的发生。这些问题都是过去药厂不愿意讲的。但我们这个会是公益性的,而且我觉得这样做对药厂也有好处,可以避免出了事以后,医生都不敢再用,以为是药有问题,而不去想是人体有差异。谈到肝酶代谢时,我认为有人这部分通道强,能够代谢掉,有的人就不行。这方面的结论我和药厂探讨后,他们也觉得挺好,也愿意进一步探讨他们的药在什么情况下无效。当然,这次会也有不太成功的地方,比如药厂讲的比较多的地方,如血脂的会场,人就比较少。这也是药厂相对参与比较少的一个结果,今后要进一步改善。
    2010/2/28 11:09:12     访问数:147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2010/5/25 21:30:06
李进:很务实,谢谢!
2010/3/12 21:54:59
李英伟:拜读
2010/3/11 23:12:21
高红梅:好口才,好条理
2010/3/8 14:29:54
李永保:求真、务实
2010/3/8 10:09:47
魏岚萍:verygood
2010/2/28 17:07:23
韩立林:要是能参加就好了<BR>o&#114;
2010/2/28 16:12:01
袁丕业:拜读、领教。
2010/2/28 14:06:42
王仁友:verygood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