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早期大运动与精细动作能力的临床意义

  运动是儿童生长发育的源动力。全面评估,科学指导,对儿童早期发展和生命远期健康至关重要。


一、运动对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

  儿童早期发展是指胎儿期到学龄前期儿童早期的生理、心理和社会能力等发育潜能的全面发展。儿童早期发展对其未来影响深远,运动对儿童早期发展至关重要,它是儿童生长发育的源动力,它不仅像营养和睡眠一样不可或缺,更有其独特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1.运动有助于促进儿童生长发育与健康:
  运动不仅可以强身健体,提升健康水平,还可完善大脑功能,优化神经网络。研究表明,运动可增加神经递质的量,如多巴胺、血清素、去甲肾上腺素等,从而提高警觉性、注意力、学习动机。也可增加"大脑的优质营养肥料"——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 BDNF)促进神经细胞的连接,提高学习的效率。长期规律的运动还可增加海马体体积,激发海马体的干细胞分化成新的神经细胞,从而改善长期记忆[1]。


  2.运动有助于促进情绪良好发展:
  运动可有效缓解压力、减轻焦虑、抑郁等。研究表明,压力是身体平衡状态的一个威胁。有氧运动可增加BDNF,阻止慢性压力的破坏性作用。同时还能开启细胞修复机制,限制皮质醇增加,提高血清素、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内啡肽的水平,从而缓解紧张,改善情绪,提高自我掌控感[1]。


  3.运动有助于儿童基本动作技能的发展:
  儿童运动的发展速度十分惊人。0~1岁,主要发展初始动作,如抬头、翻身、坐、爬、站、走等。1岁半左右,儿童通常可以四处走动。到2岁,步伐稳定,能够快走,甚至跑、跳。2岁以后,儿童开始发展基础动作,如跑、跳、跨、推、拉、抛、接、踢等。到了4~ 6岁,儿童基础动作发展逐渐成熟,他们的智能提高明显,创造能力开始发展,他们的动作有不同的组合,并会自创有趣的动作。


  4.运动有助于建立健康行为模式,形成新时代养育文化:
  世界卫生组织在《关于身体活动有益健康的全球建议》中指出,缺乏身体活动已成为全球范围死亡的第四位危险因素,许多国家缺乏身体活动的人群比例在不断增加[2]。我国在2017年12月颁布了《中国儿童青少年身体活动指南》(标准版和简化版)[3],指南推荐儿童青少年(6~17岁)每天至少累计达到60 min的中、高强度身体活动,包括每周至少3 d的高强度身体活动和增强肌肉力量、骨骼健康的抗阻活动,更多的身体活动会带来更大的健康收益;每天使用屏幕时间限制在2 h内。通过运动,儿童不仅可以发展基本动作技能,满足日常生活需要,促进身心健康发展,还可以提高运动意识,养成终身运动习惯,维持终生健康。


二、儿童运动发展的基本要素

  儿童运动的发展有赖于感知经验、身体控制、动作协调及动作计划的相互配合。了解这四大基本要素,有助于认识儿童运动发展的基本条件,分析儿童运动能力不足的原因,帮助家长和训练人员去制定运动发展和训练的目标和计划。

 

  1.感知经验:
  感知觉是儿童探索世界的首要途径,也是认知发展的第一阶段。人体共有七大感知觉系统:视知觉、听知觉、嗅觉、味觉、触觉、前庭觉、本体觉。儿童能通过七大感觉去感受外界的信息并协调和整合去完成各种日常生活活动和身体运动。


  2.身体控制:
  健全的感知觉系统,让儿童对身处的环境有清楚的认知,但身体必需有适当的控制能力,才能做出适当的反应。适当的身体控制有赖于充足的关节活动度、正常的肌张力和良好的平衡能力。充足的关节活动幅度是运动发展的基本要素。人体不同种类的关节可为身体提供不同的自由度和活动空间。人体保持适宜的肌张力,才可维持姿势,完成有控制的动作。儿童大部分日常生活活动也都需要平衡能力,来维持身体稳定。


  3.动作协调:
  动作协调是指身体在活动时,身体各部位在力度、次序、时间、空间与节奏的配合,并可有效地完成动作。它是运动发展及学习体育技能的基本要素。


  4.动作计划:
  动作计划是指产生有目的、有计划的动作执行方案。儿童在完成新的活动时,需要理解动作指令,计划动作步骤,并执行。


三、儿童运动能力评估的方法

  运动的益处从儿童早期就开始显现。积极的身体活动对儿童运动能力发育有着直接的联系。虽然儿童的运动能力发育存在着个体差异,但大致遵循一定的规律——运动发育里程碑。运动能力发育是判断儿童脑发育正常与否的重要指标,同时也是其心理发展的最真实反映。运动主要分为大运动和精细运动。目前临床上开展的主要评估方法有以下几类。


  (一)发育里程碑

  发育里程碑是了解儿童运动发育规律和进程的一种最快速便捷的判断方法。


  1.大运动发育里程碑[4]:
  新生儿可俯卧抬头1~2 s;3月龄可抬头90°;5月龄从仰卧翻到俯卧;8月龄独坐稳;9月龄手膝爬;15月龄走得稳;2岁双脚跳;3岁单脚站数秒,两脚交替上下楼梯;4岁单脚跳,沿直线走;5~6岁走平衡木,从3~4级的台阶跳下。


  2.精细动作发展里程碑[4]:
  新生儿双手握拳;2月龄双手握拳逐渐松开;4月龄主动抓玩具;6~7月龄开始双手配合,开始出现换手、捏、敲等探索性动作;10月龄放物;12月龄拇指、示指端捏起细小东西;15月龄用匙取物,能几页几页翻书;18月龄能叠2~3块积木,会拉、脱手套、袜子;2岁叠6~7块积木,能握住杯子喝水,一页页翻书,用匙准确,模仿画垂直线和圆;3岁会使用一些"工具性"玩具,开始用筷子进餐;4~5岁基本能自己穿衣服、穿鞋带、剪纸;5~6岁用笔学习写字、折纸、剪复杂图形。


  (二)儿童智能评估中的大运动、精细动作能区

  儿童神经心理发育的水平表现在运动、语言、认知等各种能力方面。婴幼儿期的心理测评通常被称为发育评估。在儿童发育评估中,运动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常用的发育评估量表中,都包括运动的内容。


  1.盖瑟尔发育量表(Gesell developmental scale, GDS):
  GDS是0~6岁儿童发育水平的心理测量工具。量表分为适应性行为、大运动行为、精细动作行为、语言行为、个人-社交行为五个能区。其中,大运动行为主要评估姿势反应、头的稳定、坐、站、爬、走等。精细动作行为主要评估用手和手指抓握、握紧和操作物体。


  2.贝利婴儿发育量表-Ⅲ(Bayley scales of infant development-Ⅲ, BSID-Ⅲ):
  BSID-Ⅲ是国内外广泛应用的发育评估的诊断性量表之一。量表分为三部分:精神发育量表、运动发育量表、婴儿行为记录表,其中,运动发育量表共81个项目条,主要测试儿童翻身、坐、爬、走、跑、跳等大动作和手指的精细动作等。


  3.儿童神经心理行为检查量表-2016版(children neuropsychological and behavioral, CNBS-R 2016):
  CNBS-R 2016是我国唯一自主研发的神经心理发育的诊断量表,具有评估发育水平,早期甄别发育偏离、延迟以及发育不均衡的功能。量表包括大运动、精细动作、适应能力、语言、社会行为五个能区。


  4.Griffiths发育评估量表中文版(Griffiths delelopmental scales-Chinese bdition, GDS-C):
  GDS-C是英国婴幼儿及儿童发育研究协会基于2006年Griffiths发育评估量表Ⅱ版英文版修订,适用于0~8岁儿童的发育评估诊断工具。测试内容包括6个领域:运动、个人-社会、听力和语言、手眼协调、视觉表现和实际推理,可有效地评估儿童的运动功能。


  (三)运动能力的专项评估

  1.Peabody运动发育量表-第2版(Peabody developmental motor scale-2, PDMS-2):
  PDMS-2是运动的专门评估量表[5],可用于评价运动发育迟缓,也可用于脑瘫运动功能评估。量表由6个分测验组成,包括反射、姿势、移动、实物操作、抓握和视觉-运动整合等,共249项。


  2.儿童运动协调能力评估量表-第2版(movement assessment battery for children-2(MABC-2):
  MABC-2是筛查运动障碍的标准化专项运动评估量表[6]。量表分为3个年龄组别,每个年龄组别包含3个分测验,即手部灵活性、瞄准&接、平衡,共8个项目条,3个年龄组共计24个项目条。通过测试获得有关儿童运动技能的客观资料。


  3.布尼氏动作熟练度测试-第2版(Bruininks-Oseretsky test of motor proficiency-2(BOT-2):
  BOT-2是诊断运动障碍的标准化专项运动评估量表[7]。量表分为8个分测验:精细运动、精细运动整合、手部灵活性、上肢协调、双侧协调、平衡、跑的速度和敏捷性、力量。


  4.香港学前儿童小肌肉发展评估(Hongkong preschool fine motor developmental assessment,HK-PFMDA):
  HK-PFMDA是一套评估小肌肉发展标准化、专项工具[8]。可准确识别儿童的小肌肉发展的困难。HK-PFMDA共有87个评估项目,涵盖0~6岁正常儿童的基本手部技巧、手部操作技巧即写前技巧。


四、儿童运动能力评估的临床意义

  1.了解儿童运动能力的发育水平:
  发育里程碑和儿童智能评估中的大运动、精细动作的评估可帮助我们了解儿童运动能力的发展水平,识别运动落后的儿童。专项的运动能力评估还可更加细化地评估运动发展的元素,能更清楚了解儿童运动发展的优势和不足点,为制定训练目标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


  2.帮助临床鉴别诊断:
  在评估儿童运动能力时,还需考虑儿童是否存在运动落后或运动障碍,注意临床鉴别诊断。0~3岁儿童还需考虑:染色体异常,如唐氏综合征;脑损伤,如脑瘫;神经肌肉疾病,如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反射发育异常感知觉异常;认知发育落后;环境因素等。3~6岁儿童还需考虑运动功能障碍;发育行为问题,如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孤独症谱系障碍;体能水平;感觉统合能力;运动习惯;环境因素。


  3.指导家庭训练,培养良好运动习惯:
  通过对儿童运动的评估可以让家长了解孩子的发展水平和运动各方面的发展情况,给予家长预见性的指导。对于部分发展略为不足的儿童,可以指导家长进行家庭训练。同时可以对家长进行宣教,强调运动对儿童早期发展的积极意义及对生命远期健康的重要性。倡导家长与孩子一起,培养良好的运动习惯,让运动成为养育文化的一部分。


  4.指导临床训练与干预康复:
  通过科学的标准化的评估,可全面了解儿童的运动能力的水平和运动元素的发展情况,并在此基础上给予针对性地运动干预措施,有的放矢,融合符合儿童身心发展的训练形式,以游戏为本,加入音乐及感知元素,循序渐进,使儿童的运动训练与干预康复措施能真正有效执行,在帮助儿童提高运动能力的同时,减少和(或)避免运动损伤,提高身体素质。


  了解儿童运动评估能力的方法和临床意义,加强健康宣教和科学指导,让运动成为儿童习惯和养育文化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


参考文献(略)


文章来源:中华儿科杂志,2020,58(1): 75-77


    2020/1/23 19:53:50     访问数:211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