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东义《一技之长空中课堂》之曹传龙《永远的大道国医》第八十五讲一代医家马莳

作者:曹传龙[1] 
单位:湖北大悟县中医养生馆[1]

  今天,由曹传龙接着讲《永远的大道国医》。他讲的小标题是:一代医家马莳。马莳,字仲化,号玄(元)台子,约生活在明嘉靖、隆庆、万历年间,浙江会稽(今浙江绍兴)人,为明代著名医家,著有《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黄帝内经灵枢注证发微》合称《黄帝内经注证发微》等。本讲主要介绍了绍兴文化(绍兴素有“文化之邦”的美誉)、绍兴医学、绍派伤寒的渊源对马莳的影响,以及马莳的学术观点、《内经》相关理论。


一代医家马莳

  马莳,字仲化,号玄台子,大约生活在明嘉靖、隆庆、万历年间,浙江会稽(今浙江绍兴)人,为明代著名医家,传世医著是《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黄帝内经灵枢注证发微》,合称《黄帝内经注证发微》。由于马莳擅长针灸,且见解独到,因而对《灵枢》的注释水平高于《素问》;但总览马莳的注文,我们不难看出,马莳注释《黄帝内经》既重视文字训诂及音义通释,又强调考据,言必有出,善于多结合临床实证加以阐发。他的这种注释方法,令章节清晰、文理通顺、医义详明,从而让晦涩艰难的原文令人读之有豁然冰释之感,使读者入《内经》之门很容易,因此可以说,马莳不愧为“医家之津梁”,他的启蒙之功不可没而名垂青史,流芳杏林。


  纵观历代医家,他们的成长总是与其生活的时代息息相关,只有是一个医学氛围浓郁的时代才能成就出一代医家。马莳当然也不例外,是天时地理优越的文化医学浓郁的时代环境成就了他。马莳出生的绍兴,位于祖国的东南沿海,历史悠久,远古的绍兴称“古荒服之国”,原是越族的居地,至夏朝称“会稽”,为古越的都城。夏朝第六代帝王少康封庶之子无余到会稽奉守禹祠,成为于越先君,“于越”以奉守禹祠,始以“越”称,越国由始而立。秦并天下,改为会稽郡。绍兴一方,气候温润,四季分明,地势起伏跌宕,水网密布,优越的自然条件,为越地先民提供了赖以为生的“聚宝盆”和“粮仓”,各种史前文化也相继衍生在这片土地之上,如距今一万年左右的上山文化,距今九千年左右的小黄山文化,距今八千年左右的跨浮桥文化,距今七千年左右的河姆渡文化都诞生于会稽山麓。因此,绍兴素有“文化之邦”的美誉,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城外有大禹陵、兰亭、东湖、柯岩、越王陵寝、会稽山、鉴湖等风景如画的历史遗址,堪称“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而城内有越王台、宋代沈园、贺知章秘监祠、青藤书屋、鲁迅故居、周恩来祖居、三味书屋、和畅堂、大通学堂、古越藏书楼等,城内更有龙山、蕺山、王家山及众多古迹遗址,其丰富的人文景观和史实,充分体现了绍兴这一“文化之邦”的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之深厚。


  从医学方面来讲,绍兴中医药的发展源远流长,中医药文化底蕴沉积深厚。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越国大夫范蠡“有服饵养生之法,常以医药济人”,范蠡辅佐越王勾践灭掉吴国以后,不是继续为官显贵,而是弃官经商,在兰陵卖药,从事药材买卖。汉代医家蓟子训,也曾卖药于会稽山。会稽山脉药材资源丰富,平原水网航运便利,在秦汉时期会稽都亭桥一带已有药集市贸易。晋代葛洪曾于会稽一带隐居炼丹修道,兼采民间单、验、效方,编辑成《肘后备急方》一书传世。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善调摄养生,注重食疗,有“羲之雅好服食养生”之说。梁代医药学家陶弘景在编撰《本草经集注》之时,曾数次来到会稽采药访贤,并于今陶堰一带宴请民间草药郎中。为了纪念陶弘景这种破天荒地宴请民间草药郎中的盛大之宴,后人便将宴请之处取名为陶堰。唐代罗珦,越州会稽人,任庐州刺史时“民间病者舍医药,祷淫祀,罗珦则下令制止之,”倡导百姓有了病应找医生救治不要信巫,罗珦这种信医不信巫的观念令后人称颂。宋代大观年间,太医令兼措置药局检阅方书裴宗元,有名于越州,曾受命与越名医陈师文校正医方,广泛收集北宋以前医方,兼收民间方药,编撰成《校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一书,成为官方药局制剂规范而流传至今。北宋末年,随着宋高宗赵构政权的南移,北宋汴京城的皇族、贵族、官僚、平民也纷纷随迁南渡。当时作为陪都的绍兴,一时间成为南方政治文化中心之一,大批太医院医官定居绍兴,使绍兴地区医道隆兴,名医云集,地方医事制度也相继建立,宫廷秘录验方流传民间,经各方搜集整理,医著不断问世。更有本地医家裴宗元与陈师文受朝廷征召,于民间上下求索效方验方,综合“官药局”所藏方剂校订成《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一书传世,成为南宋太医院所属药局的一种成药处方规范。医学的发展如同其他科学发展一样,都有历史的继承性。绍兴医学也称为越医,是在当时各医家相互切磋吸收、继承创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而绍兴伤寒学派也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与一般中医流派有所不同的是,其理论体系及学术流派的形成有着眀显的地域性,前后没有明显的师承关系。理论不是简单的寒温折中,而是有所创新,独树一帜,为热病、感证的论治丰富了内容。据史料记载,历代绍兴名医就有150多位,如王充、裴宗元、陈师文、陆游、徐用诚、张景岳、徐渭、马莳、陈士铎、俞根初、章虚谷、赵晴初、高学山、何秀山、何廉臣、傅赖园、胡宝书、扬质安、裘吉生、曹炳章等,他们或主“养生”,或研“医经”,或尚“临床”,或专“温补”,形成了丰富多彩的绍兴医学杏林。马莳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滋养成长,而最终成为一位医学大家的。


  在文化方面,当时有相当一部分中原文化名人或文化世家,如一代文宗许珣、孙绰,政治大师谢安,杰出画家戴逵、顾恺之等,北方文人的文雅气息令南蛮越民争相模仿,从而渐渐形成绍兴崇文尚儒、重视读书的人文精神,激励志士。在“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不为良相,即为良医”这种儒学士思想的感照之下,自南宋定都临安以来,绍兴籍儒医辈出,他们成为一代儒医,为百姓服务。正是在这种风气影响之下,马莳少游诸生间,因体弱多病而弃儒从医。如果说马莳由儒更医的改变是社会风气使然的话,那么他注释《灵枢》《素问》过程中厚古薄今的表现,则是来源于当时江浙儒医尊经崇古的治学风气。尊经崇古的学风对于江浙医家影响的另一面,在于言必引经据典,对古代圣贤和传统经典的崇拜,使得人们习惯于借用经典来证明自己的观点,表达自己的思想,这就是所谓的言论必须“引经据典”。这种学术思潮对马莳影响颇深,从而使他完成了《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与《黄帝内经灵枢注证发微》传世,二书是马莳的代表性著作,历来是习医者必读之书。《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按《素问》原文次序分篇分节、逐字逐句进行了全面注释。在注释篇名、解释病名、申明字义等方面,马莳都有独到之处,并在解析医理方面也有所突破。《黄帝内经灵枢注证发微》也分为九卷,每卷九篇,共八十一篇。在注释方面,马莳紧密联系临床,用生动形象的语言表现得淋漓尽致,令学习之人研习时仿若有医者执手而教之感,从而打开了《黄帝内经》的大门。《黄帝内经》在中医学,犹如孔、孟之与儒家,老、庄之与道家,具有至尊地位,故被视为“经”。它的成编,标志着中医学理论体系基本确立,不仅为中医学的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形成了异于西医学的医学知识和医疗实践体系,在世界医坛独树一帜。首先,《黄帝内经》阐释了脏腑、经络、形体官窍的形态结构、生理活动及其相互关系的理论,从而为中医藏象学说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基础,明确指出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心是生之本,心藏神,主一身之血脉,心主神明;肝为阴木,通春气而主升发,具有“敷和”、条达、藏血、舍魄等生理功能,是说肝在人体生命活动中起着升阳发阴、启陈从新及贮藏血液和调节血流量的重要作用,并能使气机条畅和协,从而维持机体的正常运转;肺为气之本,有主持一身之气和呼吸之气的功能,有治理调节人体各种生理功能的作用,有通调水道、疏通调理全身水液输布、运行和排泄,也就是调节水液新陈代谢的作用;脾与胃互为表里,五行属土,位居中焦,为仓廪之官,五味出焉,脾主升清,为胃行其津液,脾胃为五脏六腑之海,气血生化之源,只有脾升清、胃降浊,才能维持人体的正常消化吸收;肾在五行属水为水脏,主藏精气,主发育生殖和水液代谢,为人体失天之本;三焦是脏腑外围的最大腑,故又称外腑、孤腑,有主持诸气,疏通水道的作用,上焦出于胃上口,并咽以上,贯膈而布胸中,中焦也并胃中,出上焦之后,下焦别回肠,注于膀胱;命门,有生命的关键之意,是先天之气蕴藏所在,是人体生化的来源,生命的根本。命门之火体现肾阳的功能,包括肾上腺皮质的功能;相火的根源发自命门,而寄于肝胆、三焦等脏腑内,与君火配合以温养脏腑,推动功能活动;脑为髓之海,由髓汇集而成,为精明之府,与眼、耳、鼻、舌等头面部感官关系密切,主持人体五官感觉等功能,胞宫,也称女子胞,即子宫,与冲脉、任脉、肾气有密切的关系,是月经生成与排泄和孕育胎儿的场所。


  其二,《黄帝内经》提出了人体精气神的概念及其理论。精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有先天之精和后天之精的区别。先天之精又称生殖之精,来自父母的媾合之精,藏之于肾,是为肾精,有促进人体生长发育及生殖繁衍的作用。后天之精又称五脏六腑之精,来源于饮食水谷,由脾胃所化生,故也称五谷之精,由五脏所藏。精有四大功能,一是为生殖、发育之本;二是具有抵抗外邪的功用;三是与脑髓、神志活动有关;四是能生血化血。血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对人体具有营养和滋润作用,由脾胃化生的水谷精微,再通过心肺的气化作用而生成。津液是人体正常水液的总称,是转化精、血、髓、泪、涕、唾、汗、尿的基本成分,也是人体维持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的基本物质,有营气、卫气、宗气、真气、脏腑之气、经络之气等之分。营气和卫气同出一源,营气运行于脉中,具有营养周身的作用;卫气运行于脉外,具有捍卫躯体的功能。宗气积于胸中,出于喉咙,以贯心脉,而行呼吸,说明宗气是积于胸中之气,具有走息道以行呼吸和贯心脉以行气血的功用。真气是由先天原气及得于饮食的后天之气结合而成,为生命的动力,有主持人体的生长发育与生殖功能盛衰的作用。


  神以精为物质基础,由五脏所藏,有广义之神与狭义之神的不同。广义的神,泛指人的生命活动,包括生理性或病理性外露的征象;狭义的神指人的思维意识活动。神是生命活动的根本,凡神气旺盛,说明脏精充足而机能协调;若神气涣散,说明脏精将竭而气机衰败,这就是所谓的“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因而在诊断、治疗、养生诸方面都应注重到神。


  总之,《内经》认为,人体的气血精神,是奉养生命以维持人体功能的根本。经脉是运行气血以滋养人体内外,濡润筋骨,滑利关节的;卫气是温煦肌肉,充养皮肤,滋润腠理,主司汗孔之关合的;人的志意,是驾驭精神活动,收摄魂魄,调节人体对冷热刺激的适应能力和情绪变化的。因此血脉调和则气血畅行,往复循环,营养人体内外,使筋骨强劲有力,关节滑利自如;卫气和调就会使肌肉舒展,皮肤柔润,腠理致密;志意和调,就会使精神集中,思维敏捷,魂魄守藏,没有过度的情志波动,从而使五脏安定,不受外邪的侵扰,并使之对气候、饮食的寒温有所适应和调摄。于是六腑运化水谷的功能正常,气血充盛,经脉通利,则不受外邪,不发风病、痹病,使肢体活动保持正常。这便是人体正常的生理状态。


  关于人的生长,壮盛与衰老,《内经》则突出了肾气的作用。进而言之,人的成长不仅依靠先天因素,而且更依靠后天因素。人的寿命长短、体质强弱,不仅与先天本源有关,而且与后天培补更有关。可见先天之气(肾气)与后天之气血的关系协调与否,乃是人的寿夭的关键。再者,《内经》很重视研究人的体质及其差异性。指出“人之生也,有刚有柔,有强有弱,有短有长,有阴有阳。”所谓“有刚有柔”,当指人的性格有刚烈柔和的不同;“有强有弱”,是指人的体质有强盛、衰弱的不同;“有短有长”,则指人的身体有高大矮小的不同;“有阴有阳”,就是指人的生理、病理变化有阴阳属性的不同。这些理论贯穿在生理、病理、诊断、治疗等方面,对后世医学产生了重大影响。所以清代医家章虚谷说:“夫医为性命所系。治病之要,首当察人体质之阴阳强弱,而后方能调之使安。察之之道,审其形气色脉而已。”


  从马莳的著作中,我们可以看出,绍兴中医药历史源远流长,中医药文化底蕴深厚,绍兴伤寒学派在中华医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绍派伤寒”上溯明、清,下逮民国,三百多年来,由于仲景学说不断发展,绍兴以治伤寒著名者不乏其人,包括马莳在内的绍兴医家们,以擅治热病,辨证重湿,施治主化,立法稳健多变的特色而著称于医林,他们与吴门的温病学派虽同治热病,但他们的辨证纲领及论治内容却迥然不同,且又与一般仲景学派相异,自成一派,故名“绍派”。自东汉南阳张仲景著《伤寒杂病论》以来,至今为其注解者不下数百家,虽多有发挥,成绩卓著,然终不脱俗习,或以古述古,以经释经,或守法宗方;而绍兴医家述伤寒而宗仲景与众不同,则是博采诸家之说,折中己意,自成一家,名扬海内外。他们源流并重,知流溯源,既可以避免恪守一家之见,打破崇拜旧学之陋习,去伪存真,还可多多启迪后人思维,致力发展,唤起一种创新精神,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绍派伤寒的形成,由明?张景岳《景岳全书?伤寒典》开“绍派伤寒”之先河。在《伤寒典》一文中,张景岳阐述了有关辨治的汗法、下法、补法及慎用苦寒药物等的学术观点,影响后世之远。绍派伤寒的医家们,本张仲景六经辨证之旨意,旁参诸家之说,融会精华,触类旁通,创新立意,并结合绍兴的气候及地平湿温的区域环境,因时、因地、因人施治。在辨证论治外感时病时,他们宗仲景,兼参诸家学说,结合六淫致病的理论,以六经统摄三焦辨证、气血辨证,从表里寒热论治外感病,既不同于伤寒学派,又异于温病学派,探微索奥,形成绍派伤寒自己的论治特色,为后世医家辨治外感病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诊断疾病时,绍派伤寒医家们首先非常注重观目。众所周知,望、闻、问、切是中医诊察疾病的重要手段,但由于各种疾病有不同的特点,故历代医家在“四诊”的基础之上各有发明。绍派医家则认为,凡诊伤寒时病时,须先观病人的两目,因为目好似人体的两扇窗,透现出体内的情景,通过观目可第一时间了解病人的大致状况;而观目之法,首先是以目的开闭来分别阴阳。凡开目欲见人者属于阳证,闭目不欲见人者属于阴证。其次是观神的有无去预测重危证的吉凶,凡目多眵有泪,精采内含者,为有神气,病多吉;无眵无泪,白珠色兰,乌珠色滞,精采内夺及浮光外露者,皆为无神,病多凶;目瞑者鼻可能流血,目暗者肾将衰,白眼处发赤者为发热证,白眼处发黄者是湿热证,目眵多结者肝火上盛,目光炯炯者燥病,燥甚则目无泪而干涩,怒目而视者肝气盛,横目斜视者肝风动,目清能识人者病轻,睛昏不识人者病重;目不了了,尚为可治之侯;两目直视,则为不治之症。凡目睛正圆及目斜视上视,目瞪目陷,皆为神气已去,病必不治;童神散大者元神虚散,瞳神缩小者脑系枯结。目睛不轮,舌强不语者,元神将脱等,这些论述深得伤寒望目之真谛。


  其次是注重腹诊,因为胸腹是五脏六腑之宫城,阴阳气血之发源,若欲知脏腑何如,则莫如按胸腹,名曰腹诊。腹诊的意义可概括为三个方面,一是按虚里测吉凶。虚里位于左乳下心尖博动之处,是宗气汇聚的地方,按之应手,动而不紧,缓而不急者,宗气积于腹中,是为常;若按之微动而不应者,是为宗气内陷;按之跃动而应衣者,则为宗气外泄;按之弹手,洪大而搏,或绝而不应者,皆为心胃气绝,病不治。虚里无动脉者心死;博动而高者,是为恶侯。二是按冲任二脉辨真假寒热。冲任二脉行于胸前,按冲任脉动而热,热能灼手者,症虽寒战咬牙,肢厥不利,是为真热而假寒。若按腹两旁虽热,于冲任脉久按之,无热而冷,症虽面红口渴,脉数舌赤,是为真寒而假热。三是按胸腹可察有形实积,如水积胸者,按之疼痛,推之漉漉;食结胸者,按之满痛,摩之嗳腐。;血结胸者,痛不可按,时或昏厥。总之,腹诊者,按皮肤之润燥冷热以辨寒热;按胸腹软坚拒按与否以察邪之有无;重按察胸腹痞硬以辨脏腑的虚实等,对诊断疾病有较大的参考价值。可以说,中医腹诊虽然也散见于古代各家文献之中,有的记述简单,有的记述详细,但是像绍派医家能系统地加以阐述并应用于临诊者,实为鲜见;而通过腹诊确定疾病的虚实真假,这成然具有极高的理论及应用价值,值得深入学习研究。在方药应用方面,绍派伤寒医家多是灵稳清轻的方剂且注重保护胃气。在他们看来,治法虽千变万化,但健脾应放在首位,因脾胃若不健,药又岂能收效?这种观点颇值得后人借鉴。


  总之,马莳尽其一生的精力编著成《黄帝内经注证发微》,对于中医学理论的传承与发展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巨大作用。正是他以简单朴实的语言对《内经》各篇条文逐条注解,又在医理相通之处将《灵枢》与《素问》互证,合二为一,才令习中医的后学之士不再以之为畏难之事,能从宏观角度对《内经》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有所理解、有所感悟,进而上下求索,触类旁通,探求经旨之本义来不断地提高自身的理论水平,更加有效地解决患者的痛苦。从这个角度来讲,马莳作为《内经》学术思想的引路人,真是无愧于“医家之津粱”的光荣称号而名垂千古,光照杏林。


  总结小诗:一代医家马仲化,绍医文化滋养他。《黄帝内经》作新解,医家津梁传奇葩。


    2019/12/24 9:23:01     访问数:97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