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内发育迟缓与新生儿血糖和血脂代谢水平的关系及影响

作者:林创廷[1] 卢松耀[1] 黄翔[1] 郭少桢[1] 
单位:广东省揭阳市人民医院[1]

目的

  宫内发育迟缓(intrauterine growth restriction,IUGR)是指未出生婴儿在子宫内不以正常速率生长,其最常见定义是胎儿体重低于通过超声确定的胎龄的第10百分位数,也可称为小于胎龄儿(smallforgesta-tionalage,SGA)或胎儿生长受限。其最主要的特征是胎儿出生时体重低,因此往往导致阴道分娩难度增加,往往合并低血糖、对感染的抵抗力低、低Apgar评分等[1]。严重的情况下IUGR可导致死产[2]。研究表明[3],宫内发育迟缓对新生儿的生长发育以及多种代谢性疾病,包括2型糖尿病、血管性疾病均具有密切的关系。且既往也有研究[4]进一步表明存在IUGR的新生儿在生长发育的过程中存在胰岛素抵抗,导致血糖升高等问题。但对于IUGR对新生儿具体的生长发育、血糖和血脂代谢水平的影响仍缺乏系统研究。本研究旨在分析探讨宫内发育迟缓对新生儿体格发育、血糖和血脂代谢的影响。


资料与方法 

一、研究对象和分组

  回顾性分析2014年10月至2018年10月于揭阳市人民医院出生诊断为IUGR的新生儿共113例(IUGR组),IUGR的诊断标准根据《诸福棠实用儿科学》[5]中的诊断标准,以参考中国15个城市不同胎龄新生儿出生体重,即低于同胎龄平均体重的两个标准差,或低于其胎龄应有体重的第10个百分位数。纳入标准:(1)单胎,无窒息史;(2)母亲定期产检,并随访记录完整;(3)新生儿的生命体征稳定;(4)男女不限。排除标准:(1)合并遗传性疾病或代谢性疾病的新生儿;(2)合并严重的感染;(3)合并严重肝肾功能不全;(4)新生儿出现呼吸系统或心脏系统的急重症;(5)母亲合并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高血压、肝炎、贫血或其它代谢性疾病。本研究获得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并通过。选择同期于新生儿科住院的非IUGR新生儿共80例作为非IUGR组,其中两组新生儿的一般情况对比如表1所示,其中IUGR组的出生体重显著低于非IUGR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而两组新生儿的胎龄、母亲年龄、性别比例和剖宫产比例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二、检测指标

  (1)体格发育指标:记录两组新生儿的出生体重、身长、头围、腹围以及体重/身长的比例。(2)血糖和血脂指标检测:所有新生儿在出生后第7 d空腹抽取静脉血4 ml,送我院检验科进行检测,经3000 rpm/min在4℃离心5 min后,取上清备测。采用全自动生化仪测定两组新生儿的生化全套指标,记录新生儿的空腹血糖(fasting serum glucose,FG), 血清甘油三酯(triglyceride, TG)、血清总胆固醇(total cholesterol,TC)。(3)胰岛素敏感和抵抗检测:采用酶联免疫法(euzyme-linkedimmunosorbent assay,ELISA)检测两组新生儿血清中胰岛素(insulin,INS)的含量,具体操作按说明书上进行,由本院检验科工作人员操作完成。通过以下公式计算新生儿的胰岛素敏感指数(insulin sensitive index,ISI)=ln [1/(空腹胰岛素*空腹血糖)],和胰岛素抵抗指数(homeostasismodelassessment-insulin resistance,HOMA-IR),HOMA-IR=空腹胰岛素*空腹血糖/22.5。


三、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4.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采用(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表示,两组比较采用卡方检验,当理论数T<1或n<40,则用Fisher确切检验,采用Spearman相关分析分析新生儿出生体重与各项指标的相关性,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一、两组新生儿的体格发育指标对比

  IUGR组的新生儿出生体重、身长、头围、腹围和体重/身长的值均显著低于非IUGR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如表2所示。


二、两组新生儿的血糖和血脂水平对比

  所纳入两组患者的血糖和血脂水平对比中,其中IUGR组和非IUGR组的FG、TG和TC水平对比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如表3所示。


三、两组新生儿的胰岛素敏感和抵抗指数比较

  IUGR组的ISI指数显著低于非IUGR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4.317,P<0.001),而IUGR组的HOMA-IR指数显著高于非IUGR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4.013,P<0.001),如表4所示。


四、新生儿出生体重与各项指标的相关性分析

  纳入的两组共193例新生儿中,新生儿的出生体重与FG、TG和TC水平没有显著的相关性(P>0.05),而与ISI指数呈显著的正相关(r=0.479,P<0.001),与HOMA-IR指数呈显著的负相关(r=-0.642,P<0.001),如表5所示。


讨论

  既往研究表明,宫内发育迟缓与成年期糖耐量异常的发生有关[6]。低出生体重和产后早期体重增加与成年期代谢风险增加有关,包括2型糖尿病和高血压,虽然部分患者合并肥胖或者2型糖尿病家族史,但低出生体重仍是成年期糖耐量异常的独立风险因素[7]。大多数出生时早产的婴儿会出现自发性追赶性生长,从而2岁开始长到正常的身高和体重。研究[8]表明,从2岁到6岁的阶段,早产儿童体重增加速度加快,容易形成高胰岛素血症和中枢性脂肪,并且具有低浓度的高分子量脂联素和增高的循环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因此对于小于胎龄的儿童中,其成年发生典型的中央脂肪堆积的概率也显著升高,这种中央脂肪堆积包括内脏脂肪和肝脏脂肪,其也可能促成胰岛素抵抗[9]。在肝脏中,肝脏甘油三酯积聚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onalcoholic fattyliverdisease,NAFLD)的特征,NAFLD是成人中非常普遍和潜在的进展性疾病,现在被认为是代谢综合征的肝脏表达[10]。调查研究[11]表明,在儿科人群中,NAFLD的患病率仅为2%~3%,但在肥胖的情况下增加至53%。因此,这些研究均表明了新生儿的出生体重对其成长发育,特别是机体的血糖和血脂代谢情况具有重要影响。关于宫内发育迟缓对新生儿的血糖和血脂代谢影响研究仍比较少,本研究初步对比了IUGR与非IUGR新生儿出生后的血糖和血脂代谢水平,结果表明了IUGR新生儿的出生体重与胰岛素敏感和抵抗指数密切相关。本研究首先对比了两组新生儿的血糖和血脂水平,两组新生儿的FG、TG和TC水平对比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但既往的研究[12]显示IUGR新生儿的脂肪沉积速率主要在整个童年期间加速,并且有利于内脏脂肪组织(visceral adipose tissue,VAT)沉积超过皮下脂肪组织(subcutaneousadipose tissue,SAT),从而造成后期的肥胖的合并症和胰岛素抵抗。因此,这可能是由于低出生体重新生儿在后期加速发育的过程中造成的脂肪代谢紊乱情况[13]。同时,通过IUGR大鼠模型研究发现,当IUGR大鼠幼崽体重仍小于对照大鼠幼崽时,在其发育的过程中脂肪功能障碍发生在明显肥胖症发作之前,失调的脂肪沉积伴随着脂肪组织的分子变化以及肌肉甘油三酯的升高[14]。因此,虽然IUGR新生儿的早期血脂水平和血糖水平并没有显著的变化,但在其随后的生长发育中需要特别观察其血脂血糖代谢水平。本研究也进一步比较两组新生儿的ISI和HOMA-IR,结果显示IUGR组的ISI显著低于非IUGR组,而IUGR组的HOMA-IR则显著高于非IUGR组,这表明了IUGR的新生儿早期存在胰岛素敏感性下降且抵抗增加的表现。且相关性分析结果表明了新生儿出生体重与ISI和HOMA-IR具有显著的相关性。既往有假说提出可能是由于胎儿的生长取决于其营养环境,在营养限制的情况下,不利的子宫内环境驱动胎儿内分泌代谢状态的重新编程,营养限制胎儿的内分泌代谢系统的重新编程在短期内是有益的,允许存活,但长期可能是有害的,特别是如果营养供应变得丰富,导致代谢综合征的发展[15]。对于IUGR与胰岛素抵抗的具体机制,仍需要进一步深入探讨。由于本研究随访时间比较短,仍需要进一步加强随访以观察两组新生儿具体的血脂和血糖代谢情况。


结论

  IUGR新生儿其胰岛素敏感性下降,胰岛素抵抗性增加,且其出生体重与胰岛素敏感性和抵抗性密切相关。


文章来源于公众号:中华肥胖与代谢病电子杂志 ,2019, 4(1): 26-30.


    2019/10/2 11:16:14     访问数:203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