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布氏杆菌感染性破裂腹主动脉瘤诊治体会

  患者女性,64岁,10余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左下腹、左髂窝部、左大腿根部疼痛不适,无明显肿胀,站立、坐起及体力劳动时加重,休息后稍减轻,1天前疼痛加重,在当地医院行彩超检查提示“巨大腹主动脉瘤”,为求进一步诊疗来我院,以“腹主动脉瘤”为诊断收住院。既往身体状况良好,否认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肾病、脑血管病病史,25年前在当地医院行子宫切除术。


  入院体检:体温36.5℃,脉搏70次/分,呼吸15次/分,血压110/65mmHg。一般情况尚可,贫血貌,口唇及睑结膜苍白。心肺检查(-),脐周围可扪及一明显搏动性肿块,大小约10cm*8cm,质软,轻度压痛,无反跳痛,无肌紧张;双侧股动脉、腘动脉、足背动脉搏动可触及,双下肢皮肤温暖,皮色尚可。入院初步诊断:1.腹主动脉瘤:先兆破裂? 2.贫血 。


  入院后积极完善相关检查,血常规HB66g/L,白细胞5.4*109/L,血沉14mm/L,PCT0.71ng/ml,急诊CTA:1.提示腹主动脉下段破裂,腹盆腔内血肿形成;2.左侧肾脏及左侧输尿管上段积水扩张;3.两肺下叶渗出性病变并双侧胸腔积液。


CTA影像:

 

    

  腹主动脉巨大假性动脉瘤破裂,盆腹腔血肿,左侧输尿管受压左肾积水。病情异常凶险,可能再发动脉瘤破裂,大出血,死亡风险极高;且已经压迫一侧肾脏及输尿管,如不及时治疗,左肾势必功能丧失。虽然动脉瘤原因不明,但影像上感染性动脉瘤不排除且有较高可能性,目前情况看来不及进一步详细检查及化验,为避免动脉瘤破裂大出血死亡,需紧急手术处理,手术方案:1.腔内封堵隔绝术,2.开放手术人工血管置换。但开放手术风险更大,如为感染性动脉瘤,两者均有移植物感染的风险。而解剖外途径血运重建费时费力,创伤巨大且远期效果亦难以确定,而本例病人已经破裂,开放手术风险巨大。经与家属沟通,决定采用创伤更小的腔内隔绝术先紧急抢救。经简单术前准备,急诊全麻下行腹主动脉瘤腔内隔绝术,术中造影可见腹主动脉巨大破口,瘤体及破口位于髂动脉分叉处上方,瘤颈足够铆钉,比较适合一体式覆膜支架置入。遂经右股动脉切开、左股动脉穿刺,置入Aegis®一体式分叉型覆膜支架(241414-0904030,心脉医疗TM),精确定位,释放,可见支架展开良好,形态满意;复查造影满意,支架血流通畅,无内漏,周围无造影剂外渗,动脉瘤隔绝良好。

 

术中影像:

 

 

  术后一般情况稳定,经仔细追问病史,1年前有约两个月间断发热史,有长期喝羊奶及养羊史,接触史考虑布氏杆菌感染可能性大,考虑患者系感染性腹主动脉瘤,为抢救生命,急诊进行了腔内隔绝覆膜支架置入,术后抗感染等对症治疗至关重要,因此,选择广覆盖、联合、高效抗生素治疗;同时,联系本院感染科会诊,高度怀疑布氏杆菌感染性动脉瘤破裂,即给以利福平、多西环素口服抗布氏杆菌治疗。并多次抽血查血培养,联系洛阳市疾控中心查布氏杆菌抗体。结果:三次血培养结果阴性,抗核抗体谱阴性,ANCA相关性血管炎阴性。疾控中心回报:布什杆菌抗体阳性。最终确诊:布氏杆菌感染性腹主动脉动脉瘤破裂。


  术后恢复过程良好,髂腹部疼痛明显缓解,仅有两日低热,PCT降至0.49ng/ml,抗生素联合应用一周后停用,持续口服多西环素0.1 Bid po、利福平0.6 Qd po。术后两周复查CTA:动脉瘤隔绝良好,盆腹腔血肿部分吸收,左肾积水明显减轻。带药出院,院外继续口服利福平、多西环素抗布菌治疗,随诊观察。


术后CTA:

 


  感染性动脉瘤病情复杂,处理棘手,无论腔内还是开放手术,均存在移植物感染、二次干预困难的问题,一旦移植物感染,再处理难度极大且预后不佳。本例病人假性动脉瘤已经破裂,为挽救生命急诊行了Aegis®一体式分叉型覆膜支架(心脉医疗TM)腔内隔绝术,术后证实为布氏杆菌感染性假性动脉瘤,及时给与了抗布菌治疗,目前情况尚可,术后1月来院复查一般情况良好,无腹痛、发热等症,嘱其继续口服抗布菌药物,远期情况随诊观察中。


    2019/7/8 21:39:07     访问数:399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