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利国治疗感染创面经验

作者:陈利国[1] 
单位:河南洛阳正骨医院[1]

  中西医结合治疗感染性创面,中医的辨证论治非常关键,既要注意局部,又要注意整体,既强调外用中药的重要性,又要重视内服汤药的必要性。


  关于外用中药,许多学生到了洛阳正骨医院后,就会问,陈老师,那么大的创面,应用中药外洗,中药没有经过严格消毒,不害怕感染加重吗?为什么中药外洗后,不建议应用碘伏及双氧水消毒呢。


  “惟脓长肉”是祖国医学千百年来的经验总结,不是胡扯的,若根本就不相信中医,那也只能是对上帝说阿弥陀佛了。应用中药外洗的创面虽然脓液较多,但上皮生长速度快,肉芽生长猛烈,并且部分病例会出现创面中央有皮岛生长。脓对创面生长有一定促进作用,这些脓并不是坏死组织溶解而产生的脓液,其因为无皮肤覆盖,肉芽卫外不固,无天然屏障。(局部无皮肤,就像自行车胎一样,局部跑气,)则血浆内的多种成分自血管内向外渗出的物质,其中包含大量白细胞及蛋白质。这种透出物不但能稀释毒素,促进白细胞的吞噬作用,而且可以刺激创面四周上皮生长,肉芽生长。所以是好东西,创面肉芽无生长满时,最忌用腐蚀性和刺激性大的药物冲洗(包括中药)。西药如双氧水、碘伏。如双氧水本身腐蚀性较大,在临床中有些小的出血,甚至我们应用双氧水止血。她是靠什么来止血的,自己想想。若应用双氧水把局部肉芽的渗出作用闭塞了。那肉芽靠什么来生长呢。万物生长靠太阳吗?


  脓(渗出物)渗出来是健康的,正常的。渗出来后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他还有一场大仗要打。可能凯旋,可能战死疆场,更可能是苏武牧羊,被俘虏,等待时机。这就需要辨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奏,其气必虚。正常的感染创面,她是有毒的,就是所谓的感染、细菌。我们会根据脓液的性质及形态变化,推断出患者体质的情况。正如平乐正骨高云峰祖师所言“人是一个小天地,牵一发而动全身,局部损伤会出现全身症状”整体辨证。其实也是局部正邪交争得结果。浓汁稠厚者,患者体质必壮,浓汁稀薄,量多,如北大街的粉浆一样。则患者体质必衰。创面臭秽不化脓且流黑褐色污水,则更是正不胜邪的恶相。


  这三种情况,目前可分为三型。第一种必定正气充盛。其摄血、摄液功能强劲。局部外邪也不盛。少量的渗出液,与局部邪气抗争的结果出血好脓。“正气充盛”第二种,必然正气亏虚,且邪气不盛,局部固摄作用不强,渗出多,并且渗出的东西不壮。战斗力不强,一是局部营养不够,一是无用东西太多。把好东西都稀释了,行不能战斗力。整体来说是最耗正气的,形成恶性循环。若不干预,则有可能转变为第三种亚型。第三种正气充足不充足的都有。其关键是邪气太盛。病情严重。驱邪为第一要务。其有可能在治疗过程中会转变成其余两型。可以按中医理论,把其分为三型四期。


  中医骨伤的四大原则是什么呢。整体辨证,内外用药,医患合作,动静结合。时刻要记住。外用、内服缺一不可。食疗保健离谁不中。食疗也是讲究的。我的观点是,补、补、补,把脓给我吃出来。(另篇)。


  目前因药物管理严格,自制药品不能应用。但国家有无相关成药。丹方药物治疗目前在农村还应用外,在三级甲等医院几乎难觅。但他也是自称体系的系列药。可以自行配置应用。我们医院有展筋丹、骨炎膏,对症的话,效果挺好。自己可制些当归紫草膏。三黄生肌膏、生肌橡皮膏等。


  创面感染,并有大块组织坏死,好坏组织未出现分界线时,局部肿胀、疼痛,甚至体温高热。则需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散瘀活血。可用河南中医学院丁松亭教授的经验方--仙黄解毒汤。中期根据创面情况,及时调整,随病程的进展,会出现阴虚的现象,平时流出来的东西尽是阴液。特别注意。滋阴治疗。洛阳正骨有滋阴解毒汤,系洛阳正骨元老,袁氏验方。后期坏死组织脱尽,脓水稀而量多,为气血不足的表现,则以加味十全大补汤善后。“痈疽皆有火毒生,经络阻滞气血凝”。清热解毒药物要及时应用。对于第三型则需祛毒治疗,需应用蜈蚣、壁虎、全虫等应用。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干姜、附子在各型中均可应用,但须配伍。


  局部骨质外露的处理:外露的骨质常因缺乏营养而坏死,但应辩证对待,否则强行凿出,肉芽仍未形成,露出之正常骨质因无软组织覆盖而又感染坏死。所以说,应伺机而动,时机一到,内服死骨分离散,则笑口常开。特别是青少年。


  挤压毁损伤在历代中医文献中记载较少,无明确记载,查阅群书见《医宗金鉴正骨心法要旨中内治杂证法》中瘀血泛注与之相仿。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手外科、显微外科研究治疗中心陈利国伤损瘀血泛注之证,乃跌仆血滞所致。盖气流而注,血注而凝,或注于四肢关节,或留于胸腹腰臀,或漫肿,或结块,初起皆因肝、脾郁火。内服小柴胡汤以清肝火,次用八珍汤以壮脾胃,或益气养荣汤,久服自然收功。若日久溃破而气血虚者,宜十全大补汤。此证若不补气血,不慎起居,不戒七情,或用寒凉克伐,俱属不治。


  临床中膝关节周围的严重挫伤,下肢挤压毁损伤,下肢腘动脉损伤术后均可按此辩证施治。


  早期用小柴胡汤者,效果极佳。小柴胡汤首载《伤寒杂病论》,是治疗少阳病的主方,为后世和方之祖,用途甚广。唐容川《血证论》认为“和法则是血证治疗的第一良法,表则和其肺气,里则和其肝气,而尤照顾脾胃之气。或补阴以和阳,或损阳以和阴,或逐瘀以和血,或泻水以和气,或补泻兼施,或寒热互用。”“小柴胡汤原是从中上疏达肝气之药,使肝气不郁,则畅行肌腠,而营卫调和,今加去瘀之品,则偏于去瘀,凡瘀血阻滞营卫者,用之立验。”在《伤寒杂病论》中,有关小柴胡汤的记载所占篇幅,比其它任何方剂都大得多。关于小柴胡汤症的病因,在《伤寒杂病论》中有明确地论述,“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指出人体气血不足时,营卫不和,卫气不固,腠理大开,外邪乘虚而入。正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其病机为“正邪分争,往来寒热,休作有时。嘿嘿不欲饮食,脏腑相连,其通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呕也”。


  下肢挤压毁损伤,手术时出血较多,又不能彻底止血,不可避免术后出现较多渗血。虽然西医学中的“血”与中医学中的“血”不能等同,但中医学中的“血”,包括西医学中的“血”,所以下肢挤压毁损伤术后病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血弱”情况。《素问·宣明正气篇》中说“五劳所伤,久视伤血。外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下肢挤压毁损伤术后病人由于病情需要,卧床时间明显增多,有些病人卧床时间还很长,故必伤其气。综上所述骨科术后病人气血不足的情况非常普遍,这样就形成了小柴胡汤证的基本条件—一“血弱气尽,腠理开”。加之手术前后,为做各种检查,以及换药等,脱衣丢被也是必然,又给了“邪气因入”的机会。从病因上讲下肢挤压毁损伤手术病人早期易出现小柴胡汤证。


  若患者能平安度过急性期,则后期气血虚弱症状必现,则需应用八珍汤加减补益气血。


    2019/5/15 16:06:26     访问数:17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