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基层高血压人群达标率的策略与路径

  高血压是最常见的心血管疾病,血压控制不佳,显著增加心脑血管事件的发生及死亡;实践证明有效控制血压及相关危险因素,能有效降低心脑血管事件的发生。我国90%的高血压患者就诊于城镇社区和乡村卫生服务机构,基层是防治高血压的主战场,基层医生是高血压防治的主力军,只有提高基层医生管理高血压的技能,规范治疗和管理高血压人群,才能真正提高高血压的控制率。但是,由于我国地域辽阔,东西部经济差别较大,基层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导致指南从理论到实践、在实施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差异。因此,如何增强指南的可操作性,探索一种具有可操作性强,易于掌握的基层高血压治疗路径,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课题。我们将从中国基层高血压人群的特点、基层高血压人群的药物治疗策略和路径、高血压分级诊疗与管理三方面来探索有效提高基层高血压人群达标率的策略与路径。


一、中国基层高血压人群特点

  2015国家卫计委«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显示:全国慢性病死亡占总死亡79.4%,心血管病死亡率为271.8/10万,2012年全国18岁以上成人高血压患病率为25.2%,即中国四分之一的成人患高血压。刘力生教授等2004年发表在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的调查显示我国2、3级高血压患者近75%。胡大一教授组织的China STATUS调查:2009年4月20日至5月31日,在全国22个城市中,选取了92家三甲医院的心血管科、肾内科、内分泌科,每个中心连续入组已接受降压药物治疗的门诊高血压患者,共收集有效病例5086例。调查结果显示: China STATUS中的患者大部分为2级和3级高血压,2-3级高血压患者合计66.1%,高血压达标率为31.1%。且伴发其他疾病,但是仍有高达43.9%的患者使用单药降压治疗。反映出联合降压治疗的地位需要得到进一步提高和强调。在三甲医院的门诊高血压患者中,仅有21%的患者起始使用了联合或复方制剂降压治疗,但是国际指南中均强调,对于2-3级高血压患者或伴有心血管危险因素的高血压患者应起始联合治疗。这也是我国高血压控制现状不理想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Framingham研究显示,高血压合并危险因素的患者超过80%。我国高血压患者有近50%合并糖、脂代谢紊乱等高危因素: CONSIDER研究显示中国高血压合并危险因素的患者近90%,多种危险因素并存,会导致靶器官损害和器官合并症的病情加重。2013-2014年中国高血压心血管危险管理工程浙江省调查人群结果显示:91.69%高血压患者伴有超过1个以上心血管危险因素,其中16.43%的患者伴有1个心血管危险因素、24.13%的伴有2个、21.59%伴有3个、25.77%的高血压患者高达4个心血管危险因素。危险因素中最常见的是缺乏运动,高达56.19%,其余依次是脂代谢异常(36.10%)、吸烟(34.77%)、肥胖(31.28%)、糖代谢异常(36.10%);本调查显示该高血压人群的治疗率为85.51%,但治疗达标率仅为34.47%。


  结合近年我国的高血压流行病调查和临床研究资料,我国基层高血压人群具有以下特点:①90%的患者在城镇社区和农村就诊,基层是高血压防治的“主战场”;②我国2-3级以上高血压患者占2/3以上;③合并危险因素的高血压患者高达90%;④目前我国高血压治疗实际控制率不到30%;⑤社区医生进行高血压分层评估困难;⑥高血压治疗方案和路径混乱;⑦患者依从性差;⑧患者对社区医师的信任度低。简而言之:中国高血压患者90%以上是中高危心血管风险人群,治疗效果不理想。


二、基层高血压人群的药物治疗策略和路径

  1、提高高血压群体血压达标是关键
  2009年ESH一项荟萃分析显示,当人群血压控制达标率>50%以上,整个人群的心血管死亡率、致死性心梗和非致死性心梗发生率、致死性和非致死性卒中的发生率才会有显著下降,群体血压达标越高心脑血管获益越大。我国高血压患者90%以上是中高危患者,因此群体血压控制达标率越高,给我国高血压患者带来的心脑血管方面获益越多。基层医疗机构是高血压治疗和管理的主战场,基层高血压人群血压达标率提高,中国高血压的控制才能大幅度提升。


  高血压患者个体血压控制的方法不胜枚举,美国早期高血压指南指出:对于2级以上高血压患者,单药控制不达标时:①起始1种药物滴定到最大剂量后,再加用第2种药物;②起始1种药物滴定到最大剂量前,即加用第2种药物;③起始就使用2种药物联合,可以自由联合或者单片复方制剂(SPC)。这些都是可取的方法,但是对于高血压人群治疗,何种方法或者路径更佳?这是需要探索的一个问题。


  2、起始联合是高血压药物治疗目前主流策略
  高血压患者具有不同的发病机制,在多个系统的共同调节下造成了血压升高。虽然内在调控血压机理没有完全清楚,但三个方面机制得到公认:①交感神经系统活性亢进;②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RAAS)激活;③体钠过多。三个方面因素并非独立存在,而是相互影响共同调节血压,因此在治疗上也是多种途径使患者血压更好的控制。不同的降压药物作用于不同的血压调节系统,采用联合降压治疗,适用于大部分的高血压患者,可以提高患者降压疗效和达标率。荟萃分析显示起始联合较起始单药,可以使心脑血管疾病更多获益。美国从2002年开始,起始联合治疗的比率越来越高,无论是1级还是2级高血压采用联合治疗已经成为美国高血压治疗的主流。 HYVET研究表明,以噻嗪类利尿剂为基础联合ACEI的治疗方案在高龄老年患者中逐渐降低血压的同时,还可降低致死性卒中、全因死亡和心力衰竭等主要心血管终点事件风险。ACCOMPLISH研究结果表明,ACEI与噻嗪类利尿剂起始联合可明显提高降压达标率,血压控制达标率高达72.4%。荟萃分析结果显示,小剂量氢氯噻嗪能显著提高ARB的降压疗效。两者联合可干预RAAS激活和容量负荷增加两大主要升压机制,亦可协同改善血管顺应性和降低总外周血管阻力,在老年高血压患者中发挥显著的降压作用。起始联合治疗高血压的控制达标率可达60%以上,远高于目前不到30%的治疗达标率,如果我们能在基层做好起始联合治疗,我们高血压的控制达标率将会得到显著的提高。


  3、简化和优化是提高基层高血压群体达标率的必由之路
  单药联合治疗虽然短期降压反应性可,但患者长期依从性受到了挑战,而众多研究结果表明SPC不仅能够提高患者血压达标率,而且患者的依从性和安全性也能得到提高。众所周知,提高患者的依从性是提高达标率的根本,随着降压治疗时间的推移,高血压患者降压治疗的顺应性和持续性显著降低。有调查研究显示,接受降压治疗的高血压患者中,有近50%患者在2年内停止用药。向患者推荐一种简单的降压治疗方法和药品可能会减少自行停药和治疗中断。


  近年来比较SPC与自由联合降压药物依从性、疗效、安全性的研究很多,有 Meta分析显示,与自由联合相比,SPC可以显著提高治疗依从性,并有减少不良事件和增强降压疗效的趋势;DARTNet研究显示SPC较自由组合和单药治疗的降压效果更强,且降压达标率更高(分别为57.2%、42.5%和44.9%),提示SPC具有更高的有效性。通过上述两项大规模的研究可以看出,相对于自由联合降压药物而言,新型SPC具有更好的降压达标率,并且具有依从性方面的优势。


  2013年ESH/ESC高血压管理指南中倾向于在联合治疗过程中使用新型SPC,减少药片的数量患者的依从性能够得到显著提高,有助于更好的控制血压。美国指南JNC8在降压治疗方案推荐中提出,若基线血压≥160/100mmHg或患者血压超过目标血压20/10mmHg,可直接启动2种药物联合治疗(自由处方联合或用新型SPC)。2014AHS/ISH社区高血压管理指南指出:当需要联合治疗时,因SPC能够简化治疗方案,应优先选择。2014JSH高血压管理指南指出:SPC简化治疗方案提升降压依从性及血压达标率是非常有利的,指南建议初始单药治疗或两药联合治疗剂量确定后, 应该换用SPC继续治疗。相对于单药自由联合而言,新型SPC更能体现简化和优化降压的理念。


  2017美国高血压指南明确提出血压大于140/90mmhg时,首先选择联合治疗或者单片复方制剂;2018年欧洲高血压指南明确指出血压大于140/90mmhg时,大部分患者应该首选单片复方制剂。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非常突出的体现了强化降压、简化降压的理念。


  4、SPC具有使用方便、依从性高、达标率高等优势
  我国应用固定单片复方制剂历史悠久,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我国就发明了复方利血平(复方降压片)、复方利血平氨苯蝶啶片(降压0号)、珍菊降压片复方制剂。这些药物的特点:①疗效充分;②价廉;③患者依从性相对较好等,目前这些药物仍然是我国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主力军。作为国家“十五”科技攻关项目,“降压O号”治疗原发性高血压长期疗效和安全性评价研究的初步结果显示,降压O号治疗患者的血压达标率高达90%,其安全性研究目前仍在继续评价中。


  5、SPC应该是提高群体高血压达标率的首选
  我国现有高血压患者众多,90%患者分布在基层(乡村/城镇社区)。广大基层医疗水平相对落后,人群防治意识淡薄,基层作为高血压防治的主战场,基层医生作为高血压防治的主力军,不能很好掌握指南和灵活应用,高血压的防治就更谈不上“广覆盖”的目的。我国人群高血压知晓率、治疗率及控制率较低,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与基层医生高血压防治知识和技能欠缺有关。从目前各国更新的高血压管理指南来看,当前的高血压控制策略是早期使用联合治疗方案,尤其是新型SPC药物,其性价比高,疗效显著同时患者依从性佳,理应作为中国基层高血压防治的首选方案。


  宁波市从2014年起开始推广基层高血压药物治疗路径,取得一定效果;2015年进一步修订在全市及各地推行,得到了广大基层医师的高度认可,取得了良好的人群血压控制率。


附图:2014年宁波基层高血压药物治疗路径


三、高血压人群分级诊疗与管理 


  1、基层高血压人群血压测量:
  血压测量是高血压诊断的基本手段,血压值是诊断与治疗的主要依据,亦是疗效评估及基层医生工作考核的主要指标。因此,推广规范化的血压测量尤为重要。


  血压测量有①诊室血压②动态血压③家庭自测血压。美国指南推荐:家庭自测血压有利于患者监测降压治疗的效果,增加患者的治疗依从性。


  家庭血压测量优势:①可靠性强:  与诊室血压相比具有可靠性强,如用无线传输血压数据,更能及时准确反映到医生或血压管理工作平台,有利于医生准确掌握高血压的控制情况和控制率。②真实性好:  初诊或需要改变治疗方案的高血压患者家庭自测血压 7天,取后6天血压平均值作为治疗参考的血压值,能够真实反映患者清醒状态的血压水平;③简便易行:  在家自测血压,不需到医院或诊室,方便测量,尤其方便老年患者和工作忙的职业人群;④高效管理:家庭血压自测数据直接进入居民健康档案,有利于社区医生提高工作效率;应用具有无线传输的家庭自测血压计或者穿戴式医疗产品进行血压远程监测,有利于高血压人群大数据管理,可以显著提高高血压人群血压管理的效率。目前宁波市部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的家庭自测血压,应用具有无线传输的家庭自测血压计或者穿戴式医疗产品将血压数据远程传输,进行血压云管理,通过宁波市云医院高血压云门诊的专家和医生指导患者进行血压的自我管理。


  2、高血压人群分级诊疗管理路径
  依靠宁波市三级医疗网络体系,建立了宁波市高血压人群分级诊疗管理路径。初级:患者家庭血压测量的自我管理;一级:家庭签约医生进行血压管理;二级:社区中心首席医生或者区县专家指导管理;三级:宁波市心防中心专家或者三甲医院专家指导管理(疑难高血压)。


四、小结

  中国90%的高血压在基层,提高基层医生防治高血压的技能,才能实现高血压人群管理的提升。优化和简化降压治疗符合基层高血压人群防治的需求,应该成为基层高血压群体治疗的主要策略。家庭血压测量和远程血压测量是未来血压自我管理的必由之路,应该动员患者广泛使用电子血压测量和带有远程功能的电子血压计。SPC可以简化高血压的治疗,使高血压的治疗成为非常容易掌握的一项技术,可以使治疗控制率提高到至少60%以上,这是一个巨大的提升;对中国总体高血压的控制,尤其是2级以上高血压,SPC可以作为中国基层高血压临床治疗路径的首选。利用互联网技术可以提高高血压的管理效率,轻松实现高血压的分级诊疗与管理。


    2017/8/7 14:55:38     访问数:453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