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管理与血压控制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同时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心理压力,高血压的发病率逐年增长,已成为21世纪全球的常见多发病。高血压是重要的心脑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可损伤重要脏器,如心、脑、肾,最终导致这些器官的功能衰竭[1]。因此,有效控制高血压的发生,提高控制率尤为重要。但现今我国高血压的防治形势十分严峻,患病率仍在增长,但控制率较低。而且大量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表明社会因素、工作应激和人格特征等均与高血压有密切的联系,而这些致病因素都通过情绪这个中介因素作用于机体,影响高血压的发生、发展和转归[2]。其中焦虑情绪与高血压之间存在密切的关系[3]。
1、高血压伴焦虑流行病学
  高血压患者常具有急躁、易怒、孤僻、生闷气等性格特点,随着患病时间的延长和药物费用的增多,很多患者会逐渐出现焦虑、压抑等不良情绪。国外一项调查显示高血压患者中伴有焦虑症状的比例高达56%[4];201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高血压合并焦虑抑郁情绪的发生率高达 40.65%[5]。同时有研究表明[6],中青年高血压患者的焦虑抑郁评分显著高于正常对照组,高血压患者焦虑的发生率为42.28%。与对照组结果相比,高血压患者的焦虑发生率较高,而且伴发焦虑组比没有伴发焦虑组血压水平高,昼夜节律更明显。影响焦虑、抑郁发病的相关因素研究[7]提示,焦虑、抑郁多见于高血压患者。更有研究表明,高血压患者抑郁情绪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均明显高于非高血压患者。焦虑抑郁与高血压同时存在可使病情复杂化,并且形成恶性循环互为因果,相互影响。
2、焦虑情绪可导致或加重高血压病
  高血压为多基因遗传性疾病,也是一种心身疾病,焦虑情绪、精神紧张及社会心理因素起很大作用。许多基因能否发挥作用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情绪及社会心理因素,这些情绪及社会心理因素对高血压患者的发生、发展、治疗和康复都有重要影响。
  焦虑症是以发作性或持续性情绪焦虑和紧张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神经症,常表现为情绪低落,思维迟缓、意志活动减退和躯体症状,其中情感低落、兴趣缺乏、快感丧失是焦虑的核心症状。相关研究表明,焦虑情绪可引发或加重高血压病。早有证据表明焦虑通过增加心脏输出和血管阻力导致血压的一过性升高[8],亦有研究表明焦虑情绪可导致高血压患者肾上腺素水平增高及左心室肥大,从而使伴有焦虑的高血压患者因心血管事件的死亡率增高[9]。国外相关研究显示焦虑情绪很大程度是高血压或血压升高的独立危险因素[10]。国内2005年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在北京9家医院的心血管科门诊2274例高血压患者中,抑郁发生率5.7%,焦虑发生率达38.5% [11]。同时焦虑抑郁的情绪还可导致血压调控紊乱,影响药物治疗效果,妨碍高血压患者的康复[12]。由此可见,焦虑情绪在高血压的病因和病情进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3、抗焦虑治疗在高血压伴焦虑障碍中的治疗地位
  有研究资料显示,对高血压患者并发焦虑,单用抗高血压药疗效不明显,联合应用抗焦虑药物治疗后,疗效明提高[13],对于无焦虑症状的患者,联合应用降压药与抗焦虑药后,疗效也有所提高。为此,国内外专家学者对于高血压伴焦虑患者,在常规给予降压及心理支持治疗外,还加用了各种新型的抗抑郁焦虑药进行协助治疗,不仅降低了抑郁、焦虑和躯体化症状的水平,还提高了患者的血压控制达标率[14]。
  大量研究表明抗焦虑治疗对改善躯体疾病伴发焦虑有肯定的疗效,在高血压的治疗中有以下4种情形可以考虑使用抗焦虑治疗:①与心理因素有关的白大衣高血压;②虽然在以降压药进行治疗,但是可见由于焦虑出现的血压变动的病例;③具有头痛、肩膀酸痛等不定陈诉的病例以及处于焦虑或抑郁状态的病例。为了改善精神和躯体疾病提高生活质量,很多情况下联用抗焦虑药均有效。④已有脏器损伤的高血压患者,从保护脏器的立场出发应避免暂时性的焦虑引起的身心损耗,有必要以联用降压药的形式使用。
  抗焦虑药物有利眠宁、苯二氮类及新型的坦度螺酮等。作为一种新型抗焦虑药物,坦度螺酮不同于三环类和单胺氧化酶抑制剂,具有独特的化学结构和神经药理作用,主要通过激动5-羟色胺1A(5-HT1A)自身受体,调节从中缝核投射至海马的5-羟色胺(5-HT),抑制边缘系统的5-HT效应,发挥抗焦虑作用。坦度螺酮通过改善焦虑症状,从而控制高血压患者的血压和症状,对伴焦虑状态的高血压患者起到辅助降压的作用。也不会像苯二氮类药物影响学习和记忆功能,没有与剂量相关的成瘾性,安全性比较好,无严重不良反应发生,患者对药物依从性较好。 
参考文献:
  [1] 陆再英,钟南山.内科学.第8版[M].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9.257.
  [2] 殷莉,李京亮,张岚等.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的个性、情绪因素的研究[J].华西医学, 2004, 19(4):542-543.
  [3] Gafarov V V,Gromova H A, Gagulin I V,et al.Arterial hypertension, myocardial infarction and stroke:risk of development and psychosocial factor[J].Alaska Medicine, 2007, 49(2 Suppl):117.
  [4] Kretchy I A,Owusudaaku F T, Danquah S A.Mental health in hypertension: assessing symptoms of anxiety,depression and stress on anti-hypertensive medication adherence [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Systems, 2014, 8(1):25.
  [5] 叶林峰,黄财城,陈建东等.焦虑抑郁情绪对高血压患者清晨血压的影响[J].心血管病防治知识月刊, 2015(11):9-11.
  [6] 徐强,全红,廖晓东.201例中青年高血压病伴发焦虑抑郁临床分析[J].中国医疗前沿,2010,05(14):19-19.
  [7] 李春玲.影响焦虑、抑郁测评的相关因素分析[J].当代医学,2010,16(14):100-100.
  [8] Whitehead We,Blackwell,de silva H,et al.Anxiety and anger in hypertension[J].Psychosom Res,1994,2l:383-389.
  [9] Kong DG, Gao H, Lu YQ.Anxiety disorders are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plasma adrenomedullin level and left ventricular hypertrophy in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Clin Exp Hypertens. 2014,36(1):27-31
  [10] Markovitz JH,JonasBS,Davidson K.Psychologic factors as precursors to to hyperte-nsion [J].Curt Hypertens Rep,2001,3(1):25-26.
  [11] 张帆,胡大一,杨进刚,等.高血压合并焦虑、抑郁的发病率和相关危险因素分析[J].首都医科大学学报,2005,26(2):140-142.
  [12] Afsar B.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gnitive function,depressive behavior and sleep quality with 24-hurinary sodium excretion in patients with essential hypertensi-on.High Blood Press Cardiovasc Prev,2013,20:19-24
  [13] Nikolskaya IN,Guseva IA,Bliznevskaya EV,et al.Clinical effects of anxiolytic pre-paration tenoten in complex therapy of essential hypertension[J].Bull Exp Biol Med,2009,148(2):346-348.
  [14] 杜玉凤,彭丹梅,李晓敏,等.原发性高血压伴抑郁症状综合治疗分析[J].临床荟萃,2004,19(15):873-874.
    2017/4/21 16:16:01     访问数:693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