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的心脏重症医学模式

作者:冯雪[1] 
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1]
一、大数据的本质
   信息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大数据是由信息演变而来的,在探寻大数据本质之前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信息的发展历史。每个时代的进步都伴随着信息传播和记录的进步,信息的发展历史经历了从原始社会的结绳记事、农业社会的岩画、文字记事、工业社会的活字印刷、印刷机记录,到信息化社会的计算机、互联网传播的发展过程。1970年哈佛大学的奥丁格教授指出:“人类社会进步的三种基本资源是能源、材料和信息”。信息的特点有:速度快、数量大、种类多、价值高。虽然信息和大数据在社会上有重要作用,但大数据在医学领域的应用相对较少,国际上的主流医学杂志例如Science、Nature等,也开始关注健康大数据对临床诊疗和健康管理的作用。如果把信息比作为沙子,那它需要岩层的复杂熔炼后才能最终形成钻石。那么我们该如何从众多杂乱的信息中提取出有价值的数据呢?信息流是对客观、主观现象的定量、定性的表述留下的网络可记录的痕迹,信息流反应的是事物的现象,通过对信息流的分析、整合去探寻、发现事物的本质规律,对事物的认识上升到“道”的高度。大数据的本质是从现象中寻找、总结出来的规律并最终形成 “道”的智慧,以史为鉴,可知兴衰,通过大数据能够总结过去,预测未来。
二、大数据带来的医学变革
   循证医学是现行主流的医学模式,是依据数字、信息、概率得出经验,在科学实验证据基础上作出医疗决策。大数据与循证医学有哪些区别?我们通过美国哨点计划的例子可以看出大数据与循证医学的区别:美国的哨点计划是由美国FDA发起并支持的高效、可持续的监测系统,利用多种来源的电子医疗数据库进行药物和医疗器械产品的主动安全监测,多方面合作包括大学、研究机构、保险公司等20个工作单位,30亿各处方记录、24亿个就医记录、4000万个急性住院记录、1.3亿化验数据等。2011年美国FDA利用哨点计划对戒烟药物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做了一项研究,4月7号提出了对戒烟药物能改善心脏病的质疑,5月2号FDA计划对这一质疑进行证实,6月7号FDA制定了最终的实施细则,7月7号项目分配到17个研究中心,8月7号就得出了报告。从时间点上可以看到大数据研究的及时性、快速反应性和时效性,研究结果更能准确地反映当前的问题。大数据也带来了思维上的改变,大数据更注重整体规律,并非只是抽样调查;信息来源更广,是多点多方位信息的混杂,跟以往的精确的点到点的信息是由区别的;大数据强调的是事物之间的相关关系,而非因果关系。总结来说,大数据让我们在思维方式上经历了从抽样到全体,精确与混杂,因果与相关的转变。心脏重症的大数据来源于经过标准化、规范化质量控制的电子病历、医保数据、病案首页、监护仪、治疗设备、护理记录、化验结果、生物传感器、人工输入等。
三、科技带来的人本矛盾
   在现代心脏重症医生眼中,病人被认为是由化验单、监护仪等上各项冰冷的指标堆砌起来数据人,那么随着大数据在医学领域的应用,是不是加剧了治疗只重视数据指标,而忽略了以人为本的思想?美国心脏重症区内的心脏康复团队的治疗决策是从护士汇报病情,医生、康复治疗师、心理咨询师、呼吸治疗师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共同决策治疗方案,护士记录整理治疗方案,到最终反馈给医生确认的闭环诊疗模式,充分体现了以人文本的医学人文理念。那么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医生站在科技与人本的岔路口该如何选择?
四、探寻医学理念的本源
   我们追溯西方医学的发展历史可以发现,古希腊的医师一共分为3种,一种是牧师医师,依靠宗教信念治病;另一种是哲学家医师,通过调整心理状态治病,第三种是体育家医师,主要开立饮食和运动处方调整患者的机体功能状态。柏拉图曾在《The Public》中说到 “普通运动员为了强壮肌肉力量接受了严格的训练,但是我们如此做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激励人们本质中的精神因素。因此,已建立的两个学科的目的(哲学和运动)的目的,并不像某些人推想的那样是改善精神和身体,而是两者主要的可能都是改善soul。”公元400年,西方古代医疗理念是通过病人自身的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的功能调节达到疾病的自愈,正如古希腊圣医,Hippocratic所言:“病人最好的医生是他自己”。东方中医医疗理念也强调整体观念,辩证施治,这些理念在《黄帝内经》 《伤寒论》等中医经典著作中都有体现。现代医学证明,人体的各个层面的生物组织,从DNA开始都具有自我诊断、修复和再生的机制。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安德鲁韦尔在《Nature》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写到:“任何一种治疗方法的最终目的,都是机体的自愈力重新复苏。”影响自愈力自然发挥作用的五个要素有:组织细胞中毒、组织细胞缺氧、细胞营养不均、组织细胞缺水、微循环不畅通。治疗的根本是打断恶性循环,解除以上五因素的方法有:药物、营养、睡眠、运动、心理。我们可以通过这五方面的整体干预恢复机体的自愈力。
五、大数据下心脏重症医疗模式的创新
   未来心脏重症单元的处方模式应该是包括药物处方、营养处方、心理处方、运动处方、疼痛处方、睡眠处方在内的的多维处方。心脏重症团队化作业模式应该是由心脏重症医生为核心的药剂师、营养师、运动师、心理医生、呼吸治疗师、护师、自然理疗师、药剂师共同参与的闭环治疗模式与信息化团队协作作业。心脏重症收集的数据流会包括呼吸熵,基础代谢率、摄入总能量、胃肠道活菌生态群、骨骼肌力量评估、核心肌群的运动能力、主观疼痛、客观疼痛、心理评分、谵妄评分;血药浓度、睡眠监测数据、生命体征、尿量、电解质、胸片、基因组学监测、背景性格、运动耐力、信入程度等多方面的数据。在治疗上,会结合功能性评定来决定,并不是一味的只看数值和指标,而是会结合脏器功能的判断来制定治疗方案;大数据会利于治疗平衡点的掌握,可以结合病人各自的指标个性化的给予适当的方案;治疗也会重视自愈力的辅助,通过调动机体的自愈力来抵抗疾病。
   大数据对心脏重症的推动及变革体现在:将大数据得出的普遍适用的规律、“道”运用到个体上,再结合个体的背景资料如基因组、生物传感器上传的指标和个人的生活方式,最终得出适合特定个体的精准化、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追寻医学发展的历史,1500年前,东方、西方古代医疗倡导的是整体论、自我修复的人本思想;500年前现代医学着重于版块学说、干预治疗的科技思维。在大数据时代的今天,医学模式应该是既回归医学本源注重人本,又与时俱进,结合现代科技的有划时代意义的全新的医学模式。

    2016/1/11 14:44:32     访问数:142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