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高血压患者焦虑抑郁的流行状况分析

作者:陈琦玲[1] 
单位:北京大学人民医院[1]

人口老龄化是一种既不可避免又可以预测的全球现象。社会的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使我国提前进入老龄社会,据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预计,从 1970年至2025年,老龄人口将增加大约6.94亿 (223%).2025年全世界60岁以上人口将超过12 亿。80年代以来,联合国及世界各国政府对老龄化问题给予高度重视和关注。

1949年我国的平均寿命是35岁,2007年已达74岁。世界卫生组织在瑞士日内瓦发布了《2013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对全球194个国家和地区的卫生及医疗数据进行分析,包括人类预期寿命、死亡率和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等9个方面。报告显示,2011年,中国人均寿命已达到76岁,高于同等发展水平国家,甚至高于一些欧洲国家。报告特别提到中国卫生条件改善,是中国的人均寿命排在中高收入国家之上的重要因素。在平均寿命提高,意味着社会老龄化的提前到来。《2013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根据中国统计局数据,2014年中国老年人口已达到3亿,已进入严重的老龄化阶段。它将在许多方面以复杂方式改变社会。

2014年5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2014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显示,全球期望寿命显著延长,其中女性寿命长于男性。在高收入国家,男女之间预期望寿命差距显著,女性寿命约比男性长6年;在低收入国家,这一差距约为3年。日本女性的期望寿命位居世界首位,为87岁,其次是西班牙、瑞士和新加坡。9个国家的男性期望寿命为80岁及以上,最长的三个国家分别是冰岛、瑞士和澳大利亚。提醒各会员国铭记着2l世纪的社会老龄化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根据我国民政部和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部门的统计数据,10年中我国老年人口增长5000万.现在更是以每年近l000万人的速度在增加,预计到2020年,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到205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37亿,约占总人口30%以上。也就是说,三四个人中就有1位老人,另外我国≥65岁老年人口由7%增加到14%估计经历26年( 2000年-2026年) ,美国经历了69年( 1944年-2013年) 。即中国老年人口的增长速度大大快于美国。

老年人的生理变化,心血管疾病(CVD)等慢性病明显增多,而且是老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在过去半个世纪的流行病学研究已经清楚地表明相关的社会环境,个性特点的心理社会因素,和消极影响均增加心血管事件的风险,也影响心血管病患者的预后。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显示:抑郁症老人占老年人口的7%--10%,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和老年人慢性疾病的高发,老年抑郁症的发病率也在逐渐上升。老年抑郁症的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很容易引发冠心病、心肌梗塞、癌症等,更甚者可能危及生命。而高血压是最常见,最高发的慢性病。高血压在老年人中的发病率超过50%,高血压发病率随年龄而增加,这是因为老年人大血管可扩张性变差、舒张压降低、前向血流减少而影响器官灌注.冠脉狭窄则使上述状况加剧。因肾小球硬化和肾问质纤维化导致进展性肾功能失常,又由于微血管损伤导致慢性肾病 ( CKD) 。老年人还常有继发性高血压,如动脉粥样硬化致肾动脉狭窄、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及甲状腺病等。在美国老年人群中,高血压是最重要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约69%的心肌梗死、 77%的卒中和74%的心力衰竭患者均有高血压病史,此外,高血压也是糖尿病、心房颤动和慢性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1995年-2005年间,高血压致死率增加了25.2%,这一点在老年人群中尤为突出。还有脑血管病、冠状动脉疾病、左心室结构和功能异常、心律失常、主动脉和外周动脉病等血管器质性疾病在老年患者中发病率很高且多与血压控制不良有关。我国脑卒中的患病率在世界范围内居前列,我国卒中病死率是日本、美国、法国的4倍-6倍。全国每年新发脑卒中患者约200万例,每年有150万人因此死亡。而导致卒中的所有原因中,心脏原因占62%。缺血性卒中中约有20%是因为心源性栓塞所致,即房颤患者心房栓子脱落所致脑栓塞。房颤的患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增高。在>60岁人群中,房颤患病率已达20%。

2012年WHO 在年度报告中指出:根据最近一项大型研究显示,虽然缺血性心脏病和中风是导致损失生命年的最大原因, 而高血压是导致这些疾病关键风险因素, 因此,有效地控制血压,是减少心脑血管疾病的关键。
   老年人收缩压随年龄增长升高,舒张压在60岁后呈降低趋势,单纯收缩期高血压(ISH)是老年高血压最为常见的类型,占60岁以上老年高血压的65%、70岁以上老年患者的90%以上。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在西方国家,老年人群中高血压患病率为60%~70%,其中ISH约占60%;我国老年(≥65岁)高血压的患病率为56.5%,ISH患病率随年龄增加而增加,老年人群达21.5%,占老年高血压的53.21%。

老年人高血压的临床特点:1.收缩压增高、脉压增大:2.血压波动大:3.常见血压昼夜节律异常:4.白大衣高血压增多:白大衣高血压的发生率约13%,5.假性高血压増多:假性高血压多见于动脉严重钙化的老年人,也常见于糖尿病、尿毒症患者。患病率1.7%-50.0%,有随增龄而增加的趋势。假性高血压是动脉顺应性下降和动脉僵硬度增高的结果,周围肌性动脉由于动脉粥样硬化进展,袖带内必须有更高的压力压迫动脉,从而表现为袖带测压高于直接测量血压,出现血压测量值假性升高。

德国的一项涉及46个医疗单位的研究,统计了65 岁以上的63104位男性和86176位女性人群,结果发现心血管和代谢疾病的患病率是30%-39%;焦虑抑郁合并躯体症状以及慢性疼痛的患病率为22%-34%;神经精神性疾病患病率为0.8%-6%。总体看65岁以上人群中50%都有至少一种上述慢性疾病。

卫生部部长陈竺曾表示,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以及糖尿病等慢性病在中国若得不到良好控制,在今后二三十年间,将会井喷。“井喷”的含义就是慢病已成为中国人的头号健康威胁,占死亡人数比例超过80%( 全球数据为63%) ,其中半数归因于心血管病。在未来20年,中国40岁以上人群中慢性病患者人数将增加2 -3倍。

老年人由于生理的变化,心血管疾病发病率增高,同时焦虑抑郁明显增多,给诊断、治疗增加了难度,因此心血管疾病合并焦虑抑郁现状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对于稳定性冠心病的患者,美国一项500多例患者的研究发现是否合并心理疾病是死亡率的独立预测因素。高血压、冠心病、焦虑障碍三组患者,多元横断面研究表明焦虑与高血压呈双向的相关性。澳大利亚对心脏手术后新发房颤的情况进行研究发现,术后有焦虑抑郁的患者房颤的发生率显著增高。另外高龄也是房颧发生的危险因素|。总之,焦虑、抑郁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同时心血管疾病患者常常易于发生焦虑、抑郁现象,心血管疾病又可能引起或加重焦虑抑郁障碍。两者呈双向的相关性。
   老年人常常是心血管疾病同时合并焦虑抑郁,来就诊的老人中,常常发现有不少心脏病患者整日愁容满面,情绪低落,述说各种的不舒服,但是不少症状与心血管疾病本身无关,且查无客观器质性病变证据,即为医学无法解释的症状( UMS) ,而抗焦虑、抑郁治疗有效。老年心血管疾病患者特点,主诉很多,并且常常涉及多个系统、多个脏器。他们可能是心力衰竭、心绞痛发作、心肌梗死以及发作性心动过速时心肌缺血、心功能下降导致心排血量减少的结果,表现为脑衰症状群,可出现焦虑、抑郁、恐惧等。即焦虑、抑郁的成因可能与心脏病的发作直接有关,由心血管病诱发,有因果关系,或伴发并存。且抑郁性情绪的存在和高血压的发作及合并症往往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强化。如高血压导致心脏损害患者可出现情绪低落,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下降,睡眠障碍,疑病等。同时,抑郁情绪又会对心血管病的发生发展产生负性影响,增加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病死率。

高血压患者头晕,疲惫,精神不振,失眠,血压控制理想后症状依旧,而抗焦虑、抑郁后症状消失,则可证明症状来源于焦虑、抑郁,而非高血压。

老年人生理退化出现腰背部疼痛;活动时气短;头晕,记忆力下降;骨关节疼痛、活动受限;尿频、尿失禁或排尿困难以及便秘等都是老年人常见的症状且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从而较其他人群容易出现焦虑抑郁。增加了高血压的控制的难度。因此我们在处理心血管疾病的同时要同时处理焦虑抑郁状态。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曾指出:心理疾患已经成为世界的第四疾患。预计到2020年,我国的心理疾患将成为社会负担最重的一大疾病。因此我们心血管医生要学会认识、处理焦虑抑郁状态的能力。

从发病的多种机制入手,包括遗传倾向,不良的生活方式等,进行心理干预减轻患者痛苦,并改变健康行为,有效的降压治疗,真正实现 “健康相伴, 活力常在”。


    2015/5/15 17:52:29     访问数:1366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