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在癌痛患者中的应用研究

摘要 目的:探索癌痛实时自我评估和随访工具在临床中的应用效果,探讨上海市崇明新华癌痛研究所自主研发的疼痛智能管理系统提高癌痛患者治疗效果的可行性。方法:将120例癌痛患者随机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对试验组患者采用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实时采集治疗数据。对照组患者以传统随访形式进行记录。结果:在90天的随访期间,(1)试验组疼痛控制有效日(日最高疼痛强度≤3分记为1个疼痛控制有效日)为49.73 ± 2.54天,显著高于对照组37.00 ± 2.33天;(2)试验组日平均爆发性疼痛次数(痛评分升高≥3分记为1次爆发性疼痛)为2.98 ± 0.13次,显著低于对照组4.10 ± 0.11次。结论:通过该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对癌痛患者进行全程管理,能有效提高癌症患者晚期生活质量。

关键词 癌痛;疼痛智能管理系统;疼痛自我评估

疼痛作为第五大生命体征,在临床上已得到高度重视。癌性疼痛作为疼痛的一种特殊类型,不仅给患者带来焦虑、抑郁等情绪[1],也给家庭和社会造成了沉重负担。由于肿瘤类型、疼痛病因、解剖和治疗相关因素的不同导致的癌痛的异质性,使癌痛治疗面临诸多挑战。目前国际上将世界卫生组织推行的癌痛三阶梯疗法[2]作为癌痛治疗规范准则;包括药物镇痛、针灸镇痛等方法在内[3, 4]的诸多镇痛方法有效地减轻了患者的痛苦。然而,纵观全球,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肿瘤患者承受着中重度癌痛的煎熬[5],这在发展中国家尤为显著。究其原因,相对于发达国家对阿片类药物镇痛的重视和广泛应用[6],发展中国家由于教育和宣传不足,导致对阿片类药物成瘾性和不良反应的错误认识和顾虑[7],患者不遵医嘱服用痛药物的行为普遍存在。同时,由于医生缺乏对患者服药疗效进行实时评估和随访的有效工具,无法规范医嘱的落实,保障患者的最佳治疗效果。

疼痛评估最大的难点在于它是主观的、动态变化的[8],疼痛的性质也随着病理生理状态的变化而改变。临床上仍然缺乏有效的随访工具对患者的疼痛治疗效果进行实时评估。为此,上海市崇明新华癌痛转化研究所自主研发了“疼痛智能管理系统”。该系统回应了癌痛患者和临床医疗的实际需求,可对疼痛症状进行实时评估和记录,对患者的药物治疗进行规范和督促,适时进行癌痛健康教育,辅助医务人员在患者疼痛发展初期进行有效干预,实现对癌痛患者多方位的实时全程管理。本研究结合临床数据,对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在癌痛患者临床管理中的应用情况进行解析,探讨该系统提高癌痛患者治疗效果的可行性。

方法

1.一般资料与方法

选择上海交通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崇明分院肿瘤科内2014年1月至6月入院治疗的癌痛病人120例,利用随机数字表随机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各60 例,入选年龄45~70岁,男女不限,预计生存期>3个月,认知度好,能与研究者进行交流,试验组病人需有一定文化(且会使用触摸屏手机),并签署知情同意书;采用上海崇明新华癌痛研究所自主研发的国际首例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国家版权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证书编号:0706810),该系统以智能手机移动终端为平台,拥有生活状态自测、癌痛自测、服药提醒、健康教育等特色功能。其中,状态自测主要结合国际通用的肿瘤病人生存质量评分量表KPS和Quality of Life (QOL)量表评估患者生存质量,癌痛自测采用国际公认的Numeric RatingScales (NRS)评分法。系统实时收集患者疼痛数据,服药提醒可以设定药物和服药时间,及时提醒患者服药,健康教育主要介绍癌痛相关知识和止痛治疗方法,帮助患者了解癌痛,增加抗痛信心。

2.入组标准和排除标准

入组标准:患者需为现患肿瘤病人,年龄≥45岁且≤70岁,有典型癌痛症状>1个月,入组时按照WHO三阶梯止痛治疗原则规范服用镇痛药物(且必须服用阿片类药物)并根据国际通用的NRS法,对患者进行疼痛评分,入组患者疼痛程度一般为轻中度(评分≤6分)。排除标准:(1)非癌症因素造成的急慢性疼痛者,如放疗造成的皮肤疼痛;(2)合并有其他疾病造成的急慢性疼痛者;(3)有合并肿瘤脑转移或严重认知障碍,如精神病患者;(4)其他不符合入组标准的。剔除标准:(1)随访过程中出现其他引起疼痛的疾病;(2)因患者死亡或失访致随访日期小于90天的。

3.研究方法

两组病人入组前都统一经过NRS评分宣教和癌痛相关知识宣教,为避免两组患者交流,两组患者随访跟踪途径不同。试验组入院后进行疼痛智能终端访问宣教,每日访问该疼痛智能管理终端,依据癌痛自测单元中NRS评估自身疼痛程度;疼痛变化情况则用随手测单元中NRS评估。医生通过远程智能终端系统关注患者疼痛变化趋势,督促患者规范服药,必要时可通知病人来院就诊。疼痛智能管理系统收集并及时记录患者实时疼痛数据。对照组院内随访采取常规医生查房询问疼痛病情,或患者每日自行记录疼痛评分。试验组院内和院外随访都通过疼痛智能管理系统随访记录疼痛病情。对照组出院后则通过患者每日自行记录疼痛病情,定期电话或门诊随访进行疼痛监测。试验组和对照组每人每日记录疼痛病情次数一般不少于10次。

4.观察指标

观察随访时间为90天。观察指标判定标准:(1)日最高疼痛强度≤3分的记做1个疼痛控制有效日,(2)疼痛评分每升高≥3分记做1次爆发性疼痛。

5.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 19.0软件包处理数据。计数资料行检验;计量资料统一用均数标准差表示;组间病例治疗前NRS疼痛评分和年龄、KPS评分均采用t检验统计。组间病例疼痛控制有效天数和日平均爆发性疼痛次数均采用t检验统计。以p< 0.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入组患者一般情况

两组患者的一般情况如表1所示,患者的年龄、疼痛评分、Karnofsky (KPS)评分和性别组间比较,无统计学差异。

2.癌痛控制情况

根据NRS评分法,0分为无痛,1-3分为轻度疼痛,对患者生活质量影响较小,可以不服用镇痛药物治疗。本研究将患者日最高疼痛评分≤ 3分记为1个疼痛控制有效日,比较两组患者的癌痛控制情况。研究结果显示,试验组疼痛控制有效日为49.73 ± 2.54天,显著长于对照组37.00 ± 2.33天。

3.爆发痛(BreakthroughPain,BTP)控制情况

本研究中将患者疼痛评分升高≥3分记做1次爆发性疼痛,比较了两组患者在相似治疗条件下的日平均爆发痛情况。研究结果显示,试验组患者日平均爆发性疼痛次数为2.98 ± 0.13次,显著低于对照组4.10 ± 0.11次。

讨论

本文较为系统地记录了基于智能移动设备和移动信息网络的实时自我评估和随访工具在临床癌痛患者管理中的应用尝试,以探讨借助移动智能设备进行临床癌痛患者辅助评估和管理的可行性。

需要指出的是,国际上对癌性疼痛治疗效果的量化评估标准不尽一致。例如,国际疼痛研究学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for the Study of Pain, IASP)认为,爆发痛是接受吗啡治疗的患者间歇性出现的叠加于其他稳定疼痛形式之上的疼痛的骤然发作现象[9];英国和爱尔兰姑息医学协会(the Associationfor Palliative Medicine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APM)则把爆发痛定义为:在慢性疼痛持续镇痛治疗和疼痛相对稳定的基础状态下突发性的疼痛,这种疼痛可自发产生,也可在特定诱因或不明诱因激发后,产生的剧烈疼痛。爆发性疼痛的发生可产生诸如生理、心理、社会问题,也显著降低了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10]。我国国家卫计委“癌痛规范化示范病房”创建要求将患者疼痛评分≤3分视为癌痛得以缓解的指标之一。为了便于量化,本研究结合“疼痛智能管理系统”记录数据的具体情况,界定痛评分升高≥3分,即轻度疼痛升至中度以上疼痛或中度疼痛升高至重度疼痛记为一次爆发性痛;以最高疼痛强度≤3分的自然日数作为临床癌痛有效控制的量化指标。课题组通过三个月的试验初步发现,智能设备在降低疼痛爆发次数、增强癌痛控制效果、提高癌症患者晚期生活质量方面,具有一定的辅助作用。

近年来,随着现代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国外利用新型通信设备对患者进行自我教育和管理的探索日渐增多。例如,美国肿瘤专业研究团队研了发名为Electronic self-reportassessment for cancer(ESRA-C)的电子系统,患者通过该管理系统的自主学习,能增进患者和临床医生有关quality of life issues(SQLIs)的沟通,扭转了以往由临床医生根据自身经验评判病人生活质量的局面,从而促进肿瘤的治疗[11]。然而,此类新型评估工具在临床使用探索中也面临许多新问题。例如,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护理学团队研发的计算机评估系统,虽然能够对患者症状评估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缺少对症状变化的实时记录,影响了它的临床实用性[12];而网络普及率不全、老年人对电脑使用较生疏等问题成为欧洲研究人员针对老年人的计算机随访系统面临的重大挑战[13]。国际上专注于服务癌性疼痛患者的探索工具并不多,加拿大学者通过智能设备软件对10-18岁有癌痛症状的青少年进行了随访研究,发现未成年人对该工具的接受程度良好,提示通过手机对癌痛患者进行实时随访具有一定的可行性[14]。本研究的“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可对患者疼痛症状进行实时记录,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临床病史资料残缺的现状,可视化的友好界面易于操作,便于医务人员收集患者即时数据。

患者对癌痛知识的熟识程度对于其是否配合治疗及治疗的效果具有重要意义。已有相关研究证实,对癌痛患者本人或相关照料者进行癌痛宣传教育,可促进对患者癌痛症状的效干预[15]。在国内,刘翔宇等医护团队进驻社区,通过集体活动、小组讨论和个别指导对75例晚期肿瘤癌痛患者进行癌痛病人自我管理探索,发现自我管理教育能明显缓解晚期癌痛病人的躯体疼痛, 干预前后精神健康、躯体疼痛、总体健康维度等比较均有统计学意义[16]。此外,亦有护理团队通过电话随访模式对癌痛病人进行教育和随访[17]。但受我国目前基层医疗条件限制,卫生资源较为紧张,卫生服务仍有待健全,诸如此类教育和随访工作成本仍较高,且增加了临床医护人员的工作量,给日常工作带来挑战。本管理系统的健康教育功能,实现了癌痛患者对疼痛治疗的主动式学习,助其提高自身对癌痛和镇痛知识的认识,克服其对治疗的心理恐惧,从而有助于癌痛治疗。

总之,本研究利用“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对患者进行健康教育,及时引导和规范患者的就医行为,为患者与医务人员增加了新的沟通渠道,对传统医疗模式形成了有效补充。因此,进一步完善“疼痛智能管理系统”,开发诸如语音、视频等便捷畅通的沟通方式,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2015/3/16 11:06:39     访问数:929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